[神千]追逐、祝福、咖啡的苦意




“神乃木前辈…你又在喝咖啡了。”


清脆的声音从事务所门口传来,同时伴随着因正装过于贴身弯腰的窸窣声。来人不如往常猫咪般轻手轻脚,她的脚踝撞击在地板上的咚咚声接踵而至。意识到正往这边走来的并不是委托人,神乃木把移开的文件放回眼前,在对方拐入房间时又挑衅地仰起头,啜了一口随时端在手上的挚爱。


“浓郁沉寂的夏威夷咖啡,不是和你现在焦躁的心情很配吗…小姐,今天又因为什么这样怒气冲冲啊。”


“你还真有脸说啊,真不知道是哪个人故意把咖啡香扩散得到处都是,明明知道我马上就要到了吧。”


千寻把文件与咖啡一并从他手上取出,放在桌上后又嘀咕着弯下腰去了。覆盖上一层怒意的褐黄色只在他眼前一晃而过,却依然明亮。看来今天又胜诉了啊。


“你又把咖啡豆藏哪去了……”


“真正的男人就要敢作敢当,做了错事要勇于承认,这是本人的原则之一。只是…想与咖啡共舞时便要及时行乐,这也是本人的原则之一。”


此时千寻已经从资料柜的最底层翻出了被精心藏好的咖啡豆,把被翻阅后的文件理齐成一道线后便把它抱在怀里,似乎打算义正言辞地占为己有。神乃木不禁忍不住心痛,那可是还未拆封的上品咖啡豆啊。不过眼前还有更珍贵的人在,就随它去吧。


“什么原则啊…真正敢作敢当的话就别把它藏起来呀!而且…”


轻柔的力道覆盖在神乃木的眼下,在来事务所的路上时,暴露在冰冷空气下的手也被沾染上凉意,足矣让长久不入眠而昏昏沉沉的人恢复清醒。他一如既往锐利的眼睛反射性地合上,得以让指腹有机会稍稍按压眼睑,力度温柔得如同羽毛拂过许久不曾清理的古老兵器。


“你一定又是好几个晚上都没睡觉了。”


侧过头的动作令标志性翘起的一撮头发稍稍倾斜,发尾掠过她的睫毛。这无声地诉说生气来自于她对你的那份担忧。


“落上尘埃的兵器依然是兵器,被紧急传唤上战场的将士们怎么有机会擦一擦他们的剑呢?”


“少来,我可不想装模作样地说上两句‘擦干净的剑才更锃亮’,好不容易我们都有时间,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


千寻用询问的眼光打量他,也许还带有“你这身体行不行啊”的狐疑。


“与美丽的小姐共享晚餐,本人当然是乐意至极。何况小猫咪的身影已经轻盈地要跳跃起来了,看起来今天又是一个凯旋之日,自然要好好为你庆祝一下。”


从这位她所尊敬的前辈眼中直白地接收到赞赏之光,千寻不由得怔了一下。再者,她真的看上去那么不稳重吗?什么“轻盈得要跳跃起来了”,仔细回想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千寻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和这位可爱的小姐相识没多久,但神乃木还是自以为对她了解甚多的,何况他现在已经可以站在「恋人」的角度说这句绝不算自负的话。此时她早将那只冰凉的手收了回去,像站在辩护律师的位置上看法庭记录般认真地凝视某一点思考着。虽然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现在的她看起来更轻盈了可是无疑的。被赞赏后无法抑制住的喜悦都快要传达到他这边来了,甜腻得像混入咖啡中的一缕蜂蜜,只是绝不是加入滚烫的咖啡中被破坏营养的蜂蜜。对他来说苦咖啡自是极好的,他不喜欢粘稠与甜蜜的麻烦。不过只要望到她不仅象征着思考更象征着害羞的颔首,以及千寻自己也许都没察觉到的、两颊的微红,神乃木只会觉得可爱而已。


一直看着她沉思是不错,这让他想起第一次和千寻相遇时坐在指导人的位置上,在侧面观察到的、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象。墙头的钟却提醒他是星影律师回来的时候了,很快他慈祥的面容中就会挂上一丝无奈,念叨着“哎唷哎唷,年轻人啊,我的屁股都痛起来了”走进来。身正倒不怕影子斜,不过这位德高望重的律师那时的表情将会变得十分微妙而不明不白。


“是时候走了。”


思考中的褐黄色的眼睛倏然睁大,千寻的目光转向墙头的钟,在滞留了一会后便了然地微笑起来。


“是啊,该去哪吃好呢?”


神乃木走出了星影律师事务所的大门,外面的风刺进他套着马甲的衬衫,寒意从心脏延伸到身体四处,也难怪千寻的手那样冰凉。这一年的冬天比牛奶还雪白,吐出的气是雪白的,很快就要下雪白的雪了吧。


“去我们初次约会的那家餐厅如何,那里美妙馥香的菜肴至今也无法让本人忘怀…不,或许是菜肴前那只美丽的小猫咪令本人无法忘怀也说不定…”


仍在门内的人这时才走出来,臂上挂着一件米黄色的大衣。


“应该是馥香的咖啡让你无法忘怀吧。那里的咖啡连我都觉得好喝,异议。乖乖去传统的本地料理店吧。”


千寻用抱怨的语气说着,脸上却笑靥如花。


-


长期封闭的室内流入新鲜的空气,连带着家具上的灰尘活动起来。来人轻轻地关上门,没有给灰尘停止流动的机会,从哪里掏出一块布,冲洗之后仔细地用它清理起来。


脚步声在厨房内停滞了。


映入他眼帘的是桌上一个空了的咖啡袋,那是前些年被千寻所没收的夏威夷上品咖啡。紧接着是架子上一袋又一袋落满尘埃的咖啡豆,有些是拆过封的,有些还仍未拆封。尽管被用心地一层一层包好,可它们依旧承受不住时光的折磨,逐步被腐蚀,已经散发不出咖啡的香味了。服用它的人说不定还会不优美地腹泻,但对于昏迷了许久的他来说这还是不久之前发生的事。


一声又一声响亮的“没收”至今回响在他耳边,如同法庭上的“异议”一般清脆坚定。这没有什么奇怪的,不久前他还是神木乃,他还有一头黑发,他的眼睛还能看见她的笑颜,但现在他却被人称作戈多,头发如同历经沧桑全数褪去了色素,房间的主人即使不是雪白冬天里的红色血迹,他也没法再看见她了。


为什么他没能保护好她呢?为什么她危难的时刻在她身边的不是他呢?


他坚信自己能坦然面对所有痛苦与所有过错,与手中的咖啡一起。可只有她的死,他喝多少杯咖啡都忍不住陷入「如果在她身边的是我」的假想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上的咖啡杯已经多次被啜空,本就破破烂烂的身体更加疲惫。“喝咖啡是不好的”,他记得有人对他这么说过,但再也没有人来阻止他,她消失了,连同他的勇气一起。


他变得空虚与迷茫,不知道自己活过来的目的是什么。唤醒他的并不是医生早上煮的一罐浓浓的咖啡,而是直到他死前还残留在额头上的「祝福」,但他现在宁愿相信那是诅咒。


-


“——小猫咪、你的魂被咖啡香给勾走了吗?”


千寻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的米黄色大衣,大衣下面的双手还揉搓着什么。近在咫尺处传来男人呼唤的声音,恋人呼出来的白雾都要吹到耳朵上了,聚精会神的她吓了一跳。


“啊,抱歉,你刚刚说什么?”


“……是偷偷藏了一杯咖啡在衣下啊。”


“好了!”


千寻没有理会对方时时刻刻透露自己志趣爱好的话语,径直将大衣披在神乃木单薄的衬衫上。早已被捂热的衣服比往常更快地将暖意带进身躯,像敏锐的鼻子闻到咖啡香一样快。一瞬间的事,只剩下暴露在外的手仍没有温度。千寻没有放过这个细节,方才还在神乃木眼睑下冰凉的手在捂热衣物的过程中也逃过了寒风的侵蚀,灵活地穿过两人繁琐的衣物握住了唯一没有温度的地方。她的手如同猫咪的尾巴一样柔软温暖,虽不是攀附缠绕,却紧紧地与僵硬冰凉十指相扣。


“真是的…没有我,你该怎么办呀。连外面的天气都不清楚,前辈你不是最不喜欢不明不白吗?攥着那一杯咖啡,咖啡能当衣服穿?滚烫的咖啡从头到尾地淋下来,那滋味一定很好受吧!”


暖意从手掌心延伸到心脏,神乃木不由得扣紧了一点空气中唯一散发着温度的猫尾巴。


“小时候我妈妈常常这么给我和真宵捂衣服,山里天气比这冷好多倍呢。只不过是用家用暖炉。然后她一手牵着我,一手牵着真宵,实在是太神奇了,妈妈的手总是那么暖。这里没有暖炉,将就着穿好了,不过手的待遇可不能降级,这可是她留给我的唯一回忆呀。”


神乃木注视着千寻柔和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唇旁不明显的痣连同嘴角微微上翘,微微向下弯的眼角,所有的线条却在冬风中那么硬朗清晰。继第一次与她见面后,他又一次深深喜爱上了这个女孩子的这一切。她似乎毫不在意绫里舞子——她母亲的失踪,尽管她来到这里,能与神乃木相遇都是因为它,顺其自然地提起这一切,又或者是自己是她能信任的人,打个不讨人喜欢的比喻,头一次有不讨人厌的浓稠甜腻涌入他心底,他头一次迷恋上了一种不清不楚的事物。那是这个女孩子模糊又清晰的侧脸,是他心中坚硬又柔软的情感。


神乃木停下脚步,两人相牵着的手并没有因此分开,千寻回过头来望着他。他最终没有将满心的爱意表达出来,只问了一个无厘头的问题。若是没有这个问题,那个诅咒也不会发生,不过到那时,这个假想也会变得和「如果在她身边的是我」一样没有意义了。

“那么…没有本人,你又会怎么办呢?如果本人先成为了你的回忆,如同你的母亲一样,你会怎么办呢?”

他的问题迟迟没有得到回答,神乃木甚至怀疑是寒风把他的话语带走了,黄昏昏暗的光线下只有那双褐黄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作为恋人的他希望得到肯定的回答,作为前辈的他却不希望她仿佛永远会勇敢向前的眼睛会停留在这一刻,停留在他的身上,盼望她一直坚信着委托人,一直保持纯洁美好的心灵。


其实他早就知道答案的吧?这个女孩子绝不会被那种东西击倒,她一定会不停地朝着她的信仰走去。他现在是前辈,但这只猫咪正同它那一身滑溜溜的毛一样,最终超越他,在不经意间就会再也追逐不上她。她会以鬼才律师的称号,变得优秀于他。


那双褐黄色的眼睛在被拉长的时间中缓慢地移动,距他越来越近。千寻始终没有放开他的手,他却没有意识到这象征着什么。另一只纤细的手臂搂上神乃木的脖颈,千寻踮起脚,亲吻上了他的额头。


毒发的时候,神乃木没有看到什么疑似走马灯的东西,耳边只剩下木头椅子倒地亢长刺耳的声音,除此之外便是千寻给予他的祝福。


“你和我都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乃至结束前都要不停地战斗着,这是律师的职责。为了委托人战斗,为了所爱的人战斗。在那之前,你是不会离我而去的。”


——我相信着你。


这样的话,在本人睁开眼睛之时,还能否看到你,能否追逐上你?如果本人从地狱中爬出来了,也定是因为这个祝福,与想要追逐你的信念吧。


但当他从病床上坐起来时,祝福变成了诅咒。这回他彻底连恋人的背影都看不见了,信念与目标在他醒过来的一瞬间就崩溃,他的心电图好像在这刻开始就一蹶不振,成为一条平滑的直线。


-

在本人都不知觉的情况下,戈多离开了厨房。如同被什么力量牵引,或是简单地想要清扫那堆乱糟糟、不符合千寻风格的废纸,在纸的命运落入垃圾桶之前,它无意间露出的一角唤回了戈多的意识。


…『么…做』?

这并不是废纸。


皱巴巴的纸面上映出的字诉说这条信息,笔的痕迹漂亮有力地镌刻在上面,但力度却是死板的,凌乱的,握着笔的人是抱着什么心情写这些字的,已经很明了了。


『我该…怎么做』


其余没有什么皱褶的纸用细笔头的笔记录着包括第二次胜诉及一些琐碎的事,仿佛理发师对着洞倾吐烦恼,字体歪斜模糊不清,笔墨甚至还无意识地往下拉。唯有每张的开头用非常清楚的字迹注明『寄予神乃木前辈』,好像这是她唯一清楚明了的信念。最底层的那张纸被展开时,戈多的鼻头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因为它像是被灌注了一个人全身的力量将它融聚在一起,不小心翼翼的话脆弱的纸身很快就会支零破碎。


「我爱你」


发自心脏的冷意如倾斜决堤的洪水弥漫出来,他全身的血液都停止流动了。全身只剩下嘴角在颤抖,他好像要复述那张纸上很难辨别的三个字,又好像是要述说那个冬天他没能说出来的那句话。


“我爱你。”


在一切回复宁静之时,戈多像冻僵了的手突然停止了颤抖。来自内心的寒流冻结了血液,又迅速地被融化。与那个冬天一样,滚烫的热度发源于掌心,收尾于额头。一声细若纹丝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戈多下意识地想去听清,可它却从来没有存在过这世上。


他飘忽虚渺的脚步变得稳定了许多,连咖啡都无法唤醒的自我意识在这如同烙印般炙人的痕迹下逐渐清晰起来。


-

纤维被揉聚成一团的刷拉声回响在房中,半晌,紧闭着的褐黄色痛苦地张开,不愿意看到这个世界。砚台中的黑墨挥洒得到处都是,与狼狈地跪坐在地上的身影,依稀能从掌缝间看到纸张上未被揉皱的字。


『么…做…』


如昏迷不醒的那人所愿,阴影中的眼睛,即使身处迷茫之中,最终还是没能失去光泽。压在她身上的期望太重了,她是一个姐姐,是一个继承人,还有人告诉过她在结束之前不能流泪,她必须背负着所有人的愿望,已经死去的、仍旧活着的,继续不停地战斗着。所有的角色都不允许她哭泣,不允许她失去方向。但如果信仰消失了,又该如何继续前进下去?


我知道你不在了,我知道的。


她一如既往地在心中呼唤着自己的名字,企图呼唤回自己的本心。将对所爱之人的思念转化为推动前进的力道,在多年前母亲消失的时候她便学会了这点。那现在究竟在迟疑什么呢?千寻,你习惯于依赖他,但不能总是依赖他。你知道答案的,你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做的。


千寻颤动着手指想把那张写着『我该怎么做』的字条撕掉,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她只能小心地将它和其他传达不出去的思念放在一起,堆积在角落里。


空荡的手夹上毛笔,在还未干涸的笔头再次蘸上墨汁。


『我』

与往常通灵呈两个极端般,千寻的肩无法控制地剧烈抖动,柔软的笔头凝聚着这个女孩的所有力量,笔尖的每一根纤维都变得坚硬起来,要戳穿什么,又要封印什么。


『爱』

想朝你的方向奔跑,想和你齐头并进,想再次扣住你的手掌,想站在你的身边。


『你』

所以…


千寻决绝地把笔抛开,不顾一切地站立起来,留下满地的狼藉朝门外走去,好像在怕回头看一眼刚才的努力都会付诸东流。


……


“啊,千寻老师!你又在喝咖啡了!”


成步堂站在绫里律师事务所的门口,房间里的咖啡香简直都要透过厚厚的门板冒出来了。刚打开一条门缝,诱人的丝滑就勾着成步堂的鼻子,令他大步流星地走入房间里。


“哦,是成步堂君啊。这可是浓郁沉寂的上品夏威夷咖啡呀,肯定比曾装有毒药的小瓶子美味的多,要来尝尝吗?”


“欸欸!?是这样吗?真的是夏威夷咖啡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呢!!”


刺猬头青年不稳重地将棱角还未分明的脸搁在办公桌上,好奇地看着那袋所谓上品的咖啡豆,千寻凝视进这对漆黑的眼珠,发现里面还仍有坚定的光芒与想要站在孤独的人身边的愿望,满意地微笑了起来。


“不对不对…千寻老师!请停止你的行为!喝咖啡对身体不利!”


想当年与恋人初次约会时喝的咖啡都没能使她动摇,看看他这幅模样,估计一提起与「小千」的“起初誓约之地”就会激动悲愤地晕过去吧。成步堂君,你还太嫩了呀。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可曾听说过一位随身带着咖啡机的前辈吗?据说他上法庭都要带着十七杯咖啡呢。”


“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他的头发一定全都白了吧!说不定眼睛还会瞎掉…千寻老师,你可不要变成这样啊!”


他的眼神就像几年前,第一次参加辩护的自己的眼神。那时她还不明白何谓苦楚,不明白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灌下一杯杯咖啡,一次又一次地使自己头脑清醒,理智地面对身边事物的得与失的。


“成步堂君,现在的你大约还不会明白吧。虽然我希望你以后也不会明白,但保护他人的代价是无法衡量的沉重,多优秀的律师都有无法守护的人在,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会丢掉。你不一定能承受起负罪感的重量,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当一名律师吗?…”


“当然了!”


这个单纯的少年也许并没有听懂她的话,但亮晶晶的眼神早已暴露他「想要成为」的愿望。千寻觉得自己的眼神中一定不由自主地投射出赞赏,就像神乃木前辈总是朝自己这边投来的眼神是一样的。她着实感觉到身上的负担减轻了,失去与无法挽回的痛苦在这一刻,被现在身边存在的人慢慢地治愈着。这就是得与失、守护与被守护、现在过去与未来的奇妙之处吧。


神乃木前辈,我是否有曾减缓过你的痛苦呢?


她现在已经无从得知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只是她在他身边,这位随身带着咖啡机的前辈或多或少地有减少端起咖啡的次数。他已经逝去了,千寻只能靠这种咖啡机式法将自己浸泡从前他身边常带着的浓郁香气,回忆起他的指导,回忆起她最初是想要往哪个方向追逐。


成步堂君,抱歉呀,就把这个当作是唯一不能向老师学习的地方吧。


千寻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想到什么主意般伸出食指。


“对了!成步堂君,再过几个月你就该接下第一个辩护委托了,这时候缺了西装可不行呀。你想穿着这一身小粉红上法庭吗?”


“……不想!!噢噢噢原来还有这码事,不愧是千寻老师!我想要蓝色的西装,然后把那枚漂亮的律师徽章别在胸口旁,让每个人都看到!”


“嗯…这股气势真好呢,西装能衬着你更有大人样,可要慎重对待。现在我们就去买吧,正好事情也都处理完了。”


“千寻老师和我一起去吗…!我真是太幸福了!”


成步堂像个小女孩一般欢呼着冲出门外,似乎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上街购物了。短暂的时间内,只有千寻一人停留在房间内。她仔细地把所剩无几的咖啡豆包好,放入了包里。


快要喝完了啊,这个袋子可得好好留着。


-

神乃木半蹲在地上,努力不让自己的手撕烂已经纤弱到极点的纸张,他整个人都凝固在原地,再也没有力量活动起来。


不对,不可以。男子汉要到结束的时候才可以哭泣,这不是你亲手教给我的吗?


不被任何人看到的身影伸出飘忽的猫咪尾巴般的手,紧紧地与对方相牵,好似取暖地依偎在一起。


现在的我,即使仅能像这样握住你的手,是不是也说明我已经找到你的方向了呢?


身影听清了从神乃木口中喃喃自语的三个字,她忍不住抚上对方不知何时变白的头发,尽管帮助他看清世界的面具阻挡住了她最终想要接触的地域,但对于已经死去的她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她再次亲吻上他的额头,留下最后的祝福。


无论是否结束,我们都早已站在对方身边了呀。


虽然你已经看到了,但我还可以再说一次吗?


「我也是」


从未存在过于这个世界上的声音,消逝在他耳边。


-----

end.





-

后记


有关他们两人的作品我大概也只会写这一篇而已,我太希望他们都能得到幸福了,不停地想能脱离这个两人隔离在生死界限两边的这个世界,但最终还是只能以这种形式对原作做补充…因为我好担心会越写越变味啊!就像那什么,被没收咖啡豆的神乃木是绝不会将就着喝速溶咖啡的!我也至死不渝地不让我心目中的神千变味!(虽然还是很饿,我跪着求粮


时间线上的错误实在是抱歉…请不要介意咖啡过期之类的问题(泣


· 咖啡的苦意

喝咖啡的次数=痛苦的大小


在第一个片段中提到神乃木因为千寻而渐渐改掉喝咖啡的习惯,当然大多数原因是千寻对他的严格监督,不过其实还有的是千寻这罐浓浓的蜂蜜已经让他不适应咖啡的苦味了。他也不需要咖啡来强迫自己清醒而坚定地面对痛苦的现实,正如蜂蜜察觉不到它的甜,咖啡也察觉不到自己的苦味正在慢慢被蜂蜜变淡。


然而在千寻视角中,她也渐渐地被感染上了爱喝咖啡的习惯,这既是思念恋人的象征,也是她正变得痛苦不堪的表现…当年那罐蜂蜜在经历岁月的磨难,最终也会变得苦涩起来,这也是千寻担心会在成步堂身上发生的。


· 信仰

中途曾有两次提到千寻的信仰,神乃木认为千寻的信仰一直在前方,这是她能一直不停地向前走、眼神那么坚定与动人的原因。但实际上千寻的信仰就是所珍惜的身边的人,其中神乃木便是占百分比最大的成分。然而神乃木却不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文中提到“千寻始终没有放开他的手,他却没有意识到这象征着什么”。


· 追逐

这个是我最初预定的主题…他们给我的最初印象就是玩命地互相追逐对方,却总是相隔在阴阳两边。正所谓她死了我活着,她活着我死了,反正就是永远站不到对方身边去,这才是让我最绝望最难过的一个设定。结尾在我看来大概是he吧…?因为他们即使没法看见对方,也总算心意相通,肩并肩地十指相扣了。


· 祝福

祝福同样也有两次,千寻第一次亲吻神乃木的额头是祝福他不受死亡的侵蚀,第二次亲吻神乃木的额头是祝福自己能与他一直站在一起,再也不用互相追逐。既然第一次的祝福实现了,我想第二次的应该也可以吧QvQ


· 神乃木与千寻的性格

原作中他们两人都是可靠的前辈,给人的感觉就是正面积极向上的,除了神乃木最后的血泪,以及总是沉重的背景音乐,很少有给我们看到他们脆弱的一面。但我认为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背地里难过的次数才会更多,他们一定也会迷茫,也会为逝去的人悲伤,只是需要把自己伪装得更可靠,更坚强罢了。


两人再相比较而言,也许神乃木反而是容易停滞不前的那个,对于困难他当然可以坚决果断地战胜,但对所爱之人或之物却无论如何也不能释手,对咖啡执着的喜爱在我看来就是这点的一个投射,他在原作中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要是我有热恋的对象的话......不论多久,我都能等下去。」


不是要是,而是他本来就有。我再次看到这句话的心情简直…难以言表。


这样一篇废话连篇的后记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我由衷希望神千能幸福。


那么,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1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