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phobia(短篇已完)

阅读过程中,请你相信身为甘党的我。

2

“真的很抱歉!”

索尼娅微微躬身,向日向行了一个表达歉意的标准礼节。

“啊啊..没必要在意的。说起来这个场景有点熟悉呢,我该不会与这家伙有什么孽缘吧?总感觉每次这家伙都会与我同居一样。”

“诶?那个..这是第一次吧?”

看着索尼娅吃惊的表情,日向笑着挥挥手。这位认真的王女从程序中脱出后依然是那副不喑世事的天然模样,总是像这样把他的话当真了。

“只是玩笑啦,为了缓解你紧张的情绪。放松一点比较好吧,明明我们是伙伴啊。”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日向君一直是这么可靠呢。”

索尼娅边说着闭上眼,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胸口,似乎是真的放下心来。旁边的几位男同胞见日向这么容易就松口,纷纷舒口气,内心简直像狂欢一样,这下一个大麻烦解决了。

他的同伴们一个一个上来拍他的肩,也许是敬佩,也许是同情。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是那个狛枝啊。原本恶劣的性格自然不用说,在丧失语言能力与生活自理能力之后谁都不清楚会变成怎样。不如说这样爽快地接下这个任务的日向才奇怪,也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了。

其他人都离开会议厅后,一旁敞开的电脑屏幕中发出声音。

“日向君,没关系吧?你一直躬着腰哦。”

不愧是七海。

“没关系的。只是肚子有点痛,可能是太劳累了吧?之后多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3

哐当哐当哐当哐当。

日向几乎已经到临界点了。

“狛枝!开门啊!”

他不知倦怠地摇着玻璃门,边呼喊隔着门,那边的人的名字。然而这个人根本没有理会他的打算,掺杂了迷惘的灰绿眼睛直直地望过来不变的还是他阴冷的本质。什么都没有变不是吗,患病前与患病后。无论怎样呼喊都不会得到回应,不予理会。这就是他啊,狛枝凪斗。正因为如此..

门滑行的轨道已经要脱落了,即使是这样狛枝也没有站起来的打算,当然现在的他是因为对于“开门”这个概念理解不能。

为什么要由我来照顾他啊?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义务吧!所有人中我应该是最有理由远离这个人的,为什么要带着一副伪装的面具装老好人,“大家可靠的日向创”?再说我对于狛枝..

不。

不应该是这样的..

哐当哐当哐当。

他突然停止摇门,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暗灰色的瞳孔中映照着门外的人无力滑坐在地面的动作,不易察觉地缩小。

日向无力地坐在地上。

膝盖从一开始就已经坚持不住了..

4

狛枝的状况越来越差了。

刚刚还坐在椅子上,稍不留神离开去工作,屁股都还没坐热那边就会传来硬物撞击的声音。无数次遇到这样的状况,已经厌烦了啊。

日向慢吞吞地起身,丝毫没有要着急的意思。是吗,只要保证你不会死掉就好了。因为这也没什么意义啊,你那双令人生厌的眼睛里映照出来的东西都是无意义的。那么怎么给你温暖也没用吧?你完全接收不到吧?这样的你就像一件只会呼吸的死物。即使是这样也会给我带来那种生理上抗拒不了的情感,很令人火大啊。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而我却要像这样照顾你,我是你的保姆吗?就算保姆也是有工资的,而这不过是同僚交给我的任务罢了。

在意料之内,扭曲的身躯瘫倒在椅子下边,僵硬着一动不动。真的有那么糟糕吗?别这样无助地看着我啊,明明前几天还冷漠地袖手旁观,对于被关在凉台上的我。所以我现在不扶你起来也没关系吧?这是你应得的啊,狛枝。

灰暗的瞳孔中映照着回报给他的,淡漠的姿态。

但是这样冷漠的你,对于我来说也是意料之中。

”hi...lata..g..“

日向瞪大眼,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不太标准,但从狛枝口中呼出的确实是他的名字。"君"的音还没来得及发出,日向倏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瞬间又为这样的自己而感到自我厌恶,还有对于从未有过脆弱而依赖着他的狛枝的心软,他迅速抱起了瘫倒在地上的躯体。

从来没有发现这家伙原来这么瘦。

接触到狛枝的身体的同时,日向眼睛睁得更大了,并咬起了嘴唇。

在忍耐什么?

5

不知道得缘于什么,狛枝突然变得好相处起来。他渐渐变得黏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在日向身边。如果要把他单独放在椅子上,在他的视觉范围内看不见日向的话,便会焦躁地发出不知名的声音来。照顾他久了原来也会有感情,这么想着的日向不禁鄙夷着之前蔑视狛枝的自己。

不太方便倒是真的,但对于委托人来说,照顾一个有感情的人总比照顾石头要情愿的多。

“等等啊狛枝,等我做完工作先..唔..“

白色的大型犬伏在日向的肩头,并把体重全部托付在对方身上。还真是放心他啊,看着这样依赖着他的狛枝,日向不禁揉着软软的白色棉花糖,不由自主地绽放出一个微笑。

尽管有些僵硬,但那也不是他想的。

日向单手打字,并用另一只手应付病患,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了。但接下来发生的却令他措手不及。

身上的人动作从未有过的灵活,小心地绕过日向的耳根旁边,白色的头发遮挡住日向注视着电脑屏幕的视线,还没反应过来的空档间,眼前只剩下狛枝近距离望进来的眼睛,还有嘴唇上的触感。

干燥的嘴唇被舔得湿润,那块灵活的东西乱闯乱撞,颇像主人患病后胡来的风范。日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与其说是被亲吻,这种莽撞的方式更像是大型犬在讨好主人、向主人索爱。他呆滞地就被这样亲吻着,毫无反抗,并不是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而是拒绝不了。

他们的关系早就开始崩坏。

病态的、白晢的手下安抚着的,日向背上的肌肉突然缩紧。

6

“狛枝,稍微在家等我一下。”

然而紧紧地跟在日向身后的人已经明确地作出回答:不。

日向无奈地笑了笑,默认了他的行为。尽责地牵起扯着他衣服下摆的手,紧紧握住那块冰冷,努力将自己的心也连同火热一起传过去般。明知对方没法听懂,却还像自言自语般说着话。

“今天我们要去医院拿你的报告,要乖一点哦,别乱跑。”

7

狛枝最近又变得没那么黏人了。

虽然是有些怀念啦,总是被他亲吻的日子。

日向从鞋柜里拿出皮鞋,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

又要上班了啊。之前还可以用照顾狛枝不能出门为借口在家里工作,一到办公室去工作一定会加倍地多。

只不过现在他也不需要担心狛枝会在家里惹什么乱子就是了。

“你又想去哪里?”

在关门的一瞬间,门内什么力量拉住了把手。随即一只怎么给予温暖都依然冰冷的手透过门缝,牵制住了他的手腕。

“日向君不担心这样患病的我垃圾的我一个人在家里吗?我一个人是不行的啊。”

发觉挣脱不开这股力道的日向,听了这番言语后苦笑了一下。

“这不是可以好好说话了?”

语气如此平淡,好像早就察觉他没有患病一样。

“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报告书里。是你叫那医师胡绉的吧,你的脑瘤早就被治好了。好歹之前我也是有才能的,怎么会看不出你脑瘤的位置不会导致语言能力障碍呢?”

日向转过身来,推开门,原先对方的语气还略微有些惊讶,现在他的神色已经恢复平静。

“哦?不愧是现在的日向君,真是充满希望呢。那为什么不早点摊牌呢?”

“你知道缘故的吧。我已经..早就,没法害怕你了啊。”

1

他害怕狛枝。

从最开始,在程序中他暴露出本性的那一刻,日向几乎就感到恶心,下意识地就会对狛枝恶语相待。他非常清楚学级裁判上狛枝是如何诱导他走向真相的,但他充耳不闻。对于这个人,无论是甜腻低沉的声音还是尖利的语言,又或是对希望的狂热充斥着冷漠的令人不快的双眼,他讨厌这个人,从头到尾地。

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一秒都不想再看到你..

这样的声音从内部刺激着他的耳膜,他近乎要尖叫起来。

是的,他是特殊的存在。他比谁都要害怕狛枝,正因为如此,他才特殊。

.

日向的话语转化成信息传递过来。狛枝眯着眼,试探性地向前,拥住日向的身躯。手缓缓地滑向背部,脊椎的那块地方。同时头也往下,凑近日向的唇,与先前许多次做的那样,吻了上去。舌头舔舐着对方的牙齿,像是在催促他。

技术真好。从某种意义上演技也很好啊。

日向因为热度而沉醉地闭上眼。

病态的、白晢的手下安抚着的,肌肉是松弛的。

病态也好疯狂也好,这都是你。我接受这样的你,从头到尾地。

---

偶尔也想写不一样的日向呢。不会总是包容对方的日向君,不是总是那么温柔的日向君。然后因为狛枝而改变。

我想吐的槽日向君本人已经帮我吐了。这两位ED后总是要同居啊。

没错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日向对于狛枝患有恐惧症(phobia)←是的这就是标题,具体表现为2中的肚子疼,即不明原因的身体不适。3中无力滑坐在地面上,即不自觉的肢体抖动。4中忍耐恐惧的神色,即脸色的急速转变。5中僵硬的微笑,即表情僵硬。以及肌肉缩紧,即脊椎动物准备逃跑的防御动作。5是转折点,日向开始对狛枝的肢体接触没那么害怕了。这点从6、7中没有描写害怕的肢体语言可以体现出.以及最后结局中日向的肌肉没有再缩紧,也代表着恐惧症的治愈。狛枝的脆弱、依赖、亲近,虽然之后明白这些都是装的,但身体已经没法抗拒起来了。

至于狛枝,最初就是在装疯卖傻。他的脑瘤早就治好了,只是让医生给日向错误的报告分析。他对于日向的恐惧症是最明白不过的了,利用病来让日向渐渐放松警惕,最后陷入他的陷阱。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日向中途会察觉到他并没有患病,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日向还是自己跳了进去。

3中狛枝故意漠视日向把他被关在门外是要让其相信自己患病,这是大前提。4中狛枝在适当的时候呼唤日向的名字,让他发觉自己脆弱的一面。5中亲吻日向是为了试探日向,7中暴露本性是因为时候到了(。)

为什么最后一个是1嘛..因为我是按照事情发展顺序排序的ry即1是日向最初的状态。

那么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 ( 31 )
热度 ( 7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