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13)

这样就好?

幼小少年的身躯硬生生地蜷缩在地上,他生来就应当是开朗笑着的模样,这样毫无生机、一动不动的姿态不适合他。

狛枝缓若一块薄纸一样颤颤巍巍,轻轻抖动的双腿暴露了主人的心情。好不容易挪到日向身边,期盼什么一样触碰他的鼻息。什么时候失去了所谓自省“杀手素养”的心情他也无法考虑到了。

他总是搞砸呢。由于扭曲的心态,对于喜欢的事物只有错过了才能意识到。感情确实好好压抑着,本人的心可没法被欺骗。像被子弹穿过的感觉完美地告诉他,他确实是喜欢着的,对于日向君。就算是在空难中失去父母,就算是能轻松地说出来不幸的事,反复告诉自己这只是不幸与幸运的轮回,自己只不过是被命运玩弄的垃圾,什么时候死去都无所谓,这样在埋没在世界线蓝色快速流动的河流中,什么时候解脱就好了。但对于垃圾般的人生中闪着耀眼的光的东西,必须要弥补浑身是缺陷的自己的那一份似的,相对对希望的追求也要比常人多一份。

越喜欢就越是疏远。越喜欢就越是扭曲。越喜欢就越是不敢触碰。越喜欢就越是把他撕扯成破破烂烂的模样。

这就是狛枝凪斗的命运。多么悲哀又不幸的人生!

最讨厌的绝望感从心中流泻出来,冲破堤岸的洪水迅速蔓延到每个细胞。

听的到吗?听到到吗?与你是否是残废品无关,与你是否拥有希望无关,我爱你哦,日向君。只是你的个体,这份爱意想说给你听听啊,就算不接收下也没关系,只要不让我一个人,你只需要像之前那样活蹦乱跳地坐着就好了。

回答我啊?有谁在吗?

世界上最害怕孤独的就是狛枝不过了吧。明明和常人一样有人的情感,他却不能像他们一样拥抱这份情感所带来的,爱着的人。

在那之前就会变成这样吧。

狛枝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

最终他的身边一个人都不会剩下。

他是一个孤独者。

这是第一个让他感受到如家庭般温暖的人,第一个把他当做朋友的人,第一个担心他的人,第一个对他露出温柔笑容的人,第一个容忍这样任性的自己的人。他无疑被命运玩弄着,是哪个神明取乐的玩具吗?

怎样都好了,安息吧,日向君。

这样的事情在狛枝尚还不长的人生中,大大小小地发生了无数次。他没有挣扎过吗?无数次陷入疯狂的情绪中得出结论也只能顺流而下罢了。他能做的就是为死去的父母、死去的宠物、死去的日向君面无表情地盖上黑布。在获得和失去中呼救的人类,会变得扭曲是理所当然的。这种性格导致的结果也只能更糟糕,是恶性循环啊。

没有人会听到他的求救声。

他好像被命运扼住了咽喉,不能呼吸了。

等等。

狛枝倏地反应过来,那种痛苦没有刺杀精神那样痛苦,好比失眠患者已经不会在意偏头痛一样,但喉咙的紧致感,肉体上的无法呼吸可是真切的。在反应过来之前眼睛已经被生理盐水充满,看来自己确实是沉溺地太深了。

在仔细地观察对方是谁之前,狛枝先自嘲地在内心OS里苦笑了一下。

缺氧带来的眩晕感占据了实在过于理性的思考,朦胧的视野中只能看到猩红的光在那抖动着。

在哪里看到过这抹红呢?

【日向的眼睛猛然睁开,像是一个被雷声惊醒的人。恍惚间狛枝甚至错觉他的瞳孔有一点猩红。】

但现在这抹猩红与那时不同,即使是在模糊的状况下也如此明亮。从前的狛枝也许会认为这就是他追求的希望,并对这样彻底地亮晶晶的红色发出令人生厌的赞叹,长篇大论而又臭又长的。但现在的他只想看到那双平凡却充满绿草香气的温柔眼眸。

那样的颜色才是他的光芒。

渐渐地,狛枝的脚脱离地面,所有的重力都托付到掐在自己脖颈上的那只手。他好像能明白为什么日向君被他卡住脖子时会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了。

这样下去,真的会死

直觉产生的同时,对面的人好像立即感到厌烦一般松开了手。狛枝瘫坐在地上,视觉恢复得很快,他很容易就看到刚刚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是一个幼童,并且长着与日向一样的脸。不,不能仅仅说脸一样,不如说除了猩红的眼、及小腿的长发,其他的部分都与日向一模一样。包括刚刚日向穿着的衣服也好好地套在上面。

即使因为对方的身高,必须要站在桌子上才能举起自己这点惹人发笑,但不可否定的是在对方的压迫感下自己根本无法重新站立起来,浓浓的杀意包含着强者的气息,实力的差距感与密度增大到灌铅般的空气,别说站立了,他根本动也不能动。暴露在空地上的蚂蚁,绝望地驻足在原地,无缝可钻。

才怪。

抱着某种信念,狛枝努力移动嘴唇,呼唤对方的名字。

“日向君?”

没有回应。

果然。

“神座君。”

无可置疑,那双没有感情色彩的眼睛不会散发出任何被呼唤真实名字而导致的惊讶感。神座瞬间就移动到狛枝面前,伸出纤细的手不费力地将职业杀手的衣领往下揪,直到狛枝的脊椎支撑不住压力往下弯,身高与他齐平了才肯罢休。

“伤害他的话,绝对不会放过你。”

空闲的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狛枝的鼻梁前,脆弱的鼻梁被撞击的痛感一定不好受。这个人想告诉自己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伤害日向君的后果。

但对于现在的狛枝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只不过被不幸的漩涡卷入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吧。自己明明才是最该哭的那个啊,却被这么一个小矮个儿威胁,是多么凄惨而无用的人生啊。如果能用一个词概述狛枝现在的心情的话,欲哭无泪大概是最合适的吧。

“啊啊,我明白。你的才能充满希望,能带给我怎样的疼痛已经很明白地接收到了。你与身为残缺品的日向君完全不同。”

不可理解。之前在创体内的他自然看穿了他的小伎俩,这个人的灰暗的眼睛里为什么带着怒意。明明刚刚还处心积虑地要接受那个人的旨意要把自己逼出来吧。只有这点无法原谅。

因为他的才能,创现在暂时正在原本属于他自己的体内沉睡着。尽管如此还是有意无意地传来意识,令自己掐住这个男人的手松散了一点。只是男人的声带还是被略微破坏,嘶哑的声音从喉咙中翻滚着挤出来,带着咬牙切齿意味地。

“但能不能先请你从日向君的身体里滚出去?”

猩红的闪电似乎要贯穿狛枝,判断他的话是否真情实意。但那无所谓,从刚刚开始绝望感光是细胞已经承受不住了,缓缓地涌出身体,气势丝毫不亚于神座犀利的眼神。压抑的两种气息混搅在一起,空气都有被往下压的趋势。

“不如说这正合我意,无聊透顶的男人。”

人的情感难以理解,但思考它分析它的过程实在是过于无聊了,他多花一秒在上面都觉得厌恶。拥有身体的实感在这种感到无聊的感觉更为浓重的瞬间消失。

狛枝注视着慢慢变短伴随颜色变浅的头发,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他当然想得到,但他的心脏还是从所未有地跳得有力,他鲜有感受到这样忐忑不安的情感。

轻抚日向的脸,狛枝享受着这种情感。虽然令人不安,是会令事件变动的参数变大的情感,但感觉不坏。特别是看到期望的事发生,心脏回复平静的那一刻。

像这样,蜜色的眼睛睁开就是他想看到的。

沉浸在久违的幸福感中,导致日向醒来后说出的第一句话他稍微慢了一步听到。

“你刚刚见到出流了?”

语气里不像日向性格的负面感让狛枝恍惚了一下,这才好好看向日向的脸。低垂的眼看不出情绪,但根据眨动的次数频繁,敏锐的狛枝可以一眼就看出这是困惑迷茫的情感。

“很棒的人吧?与毫无希望的日向君不同,那就是你世界中的希望吧?”

日向使用着奇怪的第三人称,抿了抿唇,下定决心地说。

“狛枝先生,瞒着你真对不起。我的身体其实并不是因为药物而变小..”

“我知道的哦。是因为才能开发吧?在67号里的手册有看到了。”

日向低垂的眼吃惊地睁大,这才与狛枝对视上。

“原来..啊..不愧是狛枝先生。是看到那个才疏远我的吗?”

“是呢。”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日向才反应过来,随机整个头都要埋入胸口里地低了下去。狛枝这才发现日向与他一样都是人,他会感到孤独,日向自然也会有负面情绪。这个总是笑着的男孩对他温柔过头了,几乎已经让他忘了这点。

“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想得到才能啊!但为什么,为什么我永远没有办法触碰到其中的任何一端?即使是采用那样作弊的方法,我也必须要得到。你也觉得这样的我很无耻吧?”

听了这番话,狛枝不由得重新省视这个人。也许日向君和他的本质是一样扭曲的,只不过表达方式不同,也许压抑着什么的他崩坏的时候会更为疯狂呢?

毕竟狛枝没有在悲伤的时候勉强自己强颜欢笑啊。

你是不是呢?

“我其实并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吧。没有人需要我,我只是整个社会机械运作过程中一颗即将腐坏的螺丝钉,只能给别人带来麻烦。”

不。

“但只要是能作为容器存在也好啊!作为才能的容器!出流他不一样,他的才能能够牵动整个机械快速运转,以数倍的速度加快工作,甚至连毁灭机械的事都做得到吧?他是相当于发动机一样的存在啊。”

不是这样的。

“研究人员已经计划重新将出流覆盖在这个身体上了,”

日向边说着边指向自己的胸口,

“朴素平凡的日向君就要从这消失了,和狛枝先生说再见的日子大概也不远了...”

“你说的不对哦。”

狛枝打断语速越来越快,在掩饰什么的日向,提出了反论。

“这与花瓶般的才能无关。日向君。”

“你救了我。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只会粗暴地掐住别人脖子的神座君是做不到的吧?”

“不需要什么才能,你自然而然就散发出来希望的气息。不如说那是一种更加特别的气息,不不,并不是平凡的意思。好像有能把人推向未来的物质,你的心就是那样的物质组成的。我没法分析出这是什么特殊的魔性,但它吸引着大家都靠近日向君,不是吗?”

“至少对于我来说,”

狛枝的手指如触碰易碎的松香般点着少年有力搏动着的心脏的位置,这里只属于日向君。

“没有你就不行,我的希望,就在这吧。”

狛枝的话语穿过雨声,清晰地穿过耳膜回响在日向的脑海中。

没有任何预兆地,狛枝被紧紧地回抱住。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许久,他能感觉到围绕在心旁最讨厌的那个东西正在消失。还没等他来得及回味,日向突然脸色发青地站起来。

“抱歉啊狛枝先生..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我就先睡了。”

对方绕过餐厅与客厅隔着的滑门,还差点撞到椅子。过了几秒一个脑袋又从墙壁边缘冒出来。

“有一点我要反对,出流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刚刚在触电时是他救了我。以及..谢谢你,狛枝先生。”

日向不太好意思地把头缩回来,却听到客厅里平静的声音。

“晚安。”

会念着那丝温暖的狛枝没有注意到,有气息冲入自己的房间又冲出来,还有可疑的为门上锁的声音。

---

神座的身高我实在是无法挽回只能越搅越糟,该!用桌子垫脚才能帅气地杀人这点,根本不用说已经变成可爱了吧!曾经有老实地想过神座壁咚狛枝然后总裁状说出不要伤害日向的话,考虑身高的话岂不是要亲到狛枝的下体了吗!哈哈哈哈(对不起

然后就继续妄想,神座先把椅子踢到狛枝前面,站在椅子上再壁咚他!

不行啊这样更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对不起

以及狛枝总是打成薄纸,于是爽快地玩了这个梗。

小伎俩居然被我打成小基佬我真是醉了一把!

这样正经的一章却被我搞成这样,实在是对不起!明明狛枝的内心OS我都要感动得哭了的!到后面完全沉浸在神座的身高上去了,实在是对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6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