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O x CHANE 短篇

这对..因为永生之酒太冷的关系粮好少 一口都没吃到只好咬自己的腿,疼!

苏到自己就好毫无质量可言←这没有职业道德的发言是什么

所以根本没有写前言的必要啊!!

可是就是想唠。

----

Claire是被称为“VINO”的著名杀手,同时也是“铁路追踪者”,这个世界只是他做的一个梦。

但他竟然被梦中的一个人物搞得这样狼狈。

“啊啊..Chane...”

此时这位令人闻风丧胆的著名杀手正坐在墙后,将他引以为豪的一部分——侧面看能恰好完美遮挡住右眼的一撮头发抚上去,完全表现出这个男人的无奈。那是自然的吧,再挺直腰板的英雄都要臣服在自己太太的裙下,何况他也不是什么英雄,再何况这位太太实在是太过勇猛。

最主要的原因当然还是她太过迷人了。

哐哐哐哐眶,高跟鞋的声音从拐角的地方传来。不用听声音就能明白声音的主人手持厚刃猎刀,稍不谨慎锋利的刀刃划上来脑袋一律不由分说地掉光光。再说太太她不能说话。

方圆几里还在往外扩张的浓厚杀气倏然停了下来。

虽然勇猛果敢这一点也是自己对她一见钟情的原因就是了。

Claire还非常游刃有余地这么考虑着。这份习惯的游刃有余当然来自于他绝对的强。

--

“Chane,可以吻你吗?”

对于真心爱着的人会有足够的耐心,以至于Claire到下一刻之前都没有对身为他可爱的小妻子的Chane下过手。啊,当然不能称之为下手,夫妇之间亲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可惜的是他和Chane都不是正常人,不然先来个霸王硬上弓——推了再说也不错。但这样不符合他的强大,蛮干是弱小的人才会做的,他对于让爱着的人爱上自己有如同不被杀死一般的自信。

看吧,他可爱的小妻子没有拒绝。

手轻柔的抚摸着原本就顺滑的短紫发,要让对方安心下来一般。以他对Chane的了解,现在她一定在害怕。疑惑地睁大的眼睛,眨动的次数太过频繁了。如果忽略表面在安慰,实则暗暗加力不让对方逃跑的手,恐怕原本就在微微颤抖的腿已经在缓缓后退了。

不会让你逃走的。既然没有拒绝就看做是答应了哦。

“不要害怕。”

尾音消散在双方的口唇之间。时间突然流逝地慢了起来,男人十分缠人,拿出当年求婚时锲而不舍的气势一般,不安分的舌头竟然敢钻进自己的领域,还非常贪婪地掠夺空气。用鼻子换气的气息喷洒在双方脸庞,温暖又色气非常。

仿佛经过了半个世纪,Claire才念念不舍地离开她的唇。实在太过甜美了,这就是爱所带来的魔力吗?偶尔梦中还是有好事发生的。

“爱上我也可以的哦。更多地依赖我..”

不知道是哪一个词戳中了Chane的死穴,明明刚刚还被吻得莽莽撞撞神志不清,下一秒就突然瞳孔缩小。因为近距离而得以察觉到这点的Claire停止吻戏之后必要的情话,果断翻身三百六十度弹跳开来。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刚刚还迷茫到可爱的小妻子突然变成草原上狩猎的矫健猎豹,抽出漂亮白长裙下锋利的刀直插Claire方才站立的地方。如果慢了一步估计头盖骨得悬。

谋杀亲夫啊小Chane。

只不过插的到的可能性为零。要说为什么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被梦中的人杀死的。妻子也是一样的。

只砍到残影的Chane抬起头,用凶狠的眼神瞪着Claire,好像砍了人的是他这边一样。

那本说的头头是道的书绝对要带上火车去狠狠摩擦,让它尝尝粉身碎骨的酷刑怎么样?说什么被亲到头昏脑涨后再几句甜言蜜语下一秒两人就在床上交流感情了,全是骗人的啊?

看来书上的话也不能全信。

“难道要反悔吗?或者你当时其实是想选择杀死我,却因为不能说话被我误解了,不接受我的求婚吗?”

面对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题,Chane迟疑了一下,坦诚地摇摇头。要求得到对方满意回答的报酬似的,她又迅速地向前,同时瞬间又抽出一把刀,以双刀流的状态直插Claire的双目。

Claire轻巧地躲开,敏捷地向后跳到离危险人物较远的地带。他可不想和妻子来直播黑手党家族的火拼现场,小妻子漂亮的脸被划伤就不好了,所以他并不打算出手。

“嗯..让我猜猜。难道是害怕爱?害怕依赖别人?”

坦诚也是他喜欢这个人的原因之一。Chane不做任何掩饰地瞪大双眼,如同一般人被说中心事的吃惊与愤怒。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缩短着两人的距离,Claire想如果Chane能像这样渴求他的吻的话他会稍微有点希望永远不要从自己甜美的梦中醒过来。

“尝试未知的事物人生才会有趣嘛。”

完全被看透了。这个男人边躲避着自己的攻击边准确地命中她心中所想。实在是恼火,她好像能明白Ladd当时在火车顶上紧咬着的牙的来由了。加速也完全没有用,她的攻击有多快Claire的躲避就有多快,极限永远不会被激发出来般的。动作被这个自己所了解的、最强的男人与看透心一般的看透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这么想就会稍微痛快一点吧?

完全不会。

Chane紧皱着眉的样子Claire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果她没有拿着刀的话他几乎都要忍不住亲上这对即使旋在一起也那么漂亮的眉了。从上方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睫毛,诱人异常。不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不是他的风格,于是Claire在Chane眨眼的瞬间顺理成章地用嘴唇触碰到了眼睑。

这个——!

如果能爆粗口的话她早就冲着他耳边吼叫出来了,可惜在脑海里她根本不能搜索到任何有关于粗口的词汇。爆发这样愤怒的情感是她少有的,完全不亚于听到Ladd说要杀父亲的愤怒。那是正常的吧,一切都被掌握在对方手里的感觉,并不好吧。

接下来Chane从裙下掏出来的东西让Claire不得不放弃战斗中调情的想法,端正了心态。漆黑的小手枪颇有过去Chane穿着黑色礼服的严肃风范,他不禁深刻反省自己为何要贴心地在裙下准备了枪带的位置。

不首先,这是怎样的深仇大恨才让她对自己使用从未用过的武器啊?

枪声响起。Claire轻松地躲闪过略显生疏的枪弹轨道,繁密却无法将人逼入死角。遇到技术稍好的枪手,无论是再高超的体术也难免中弹,这时就要在短暂的时间内考虑如何伤害最小化。当然刚用这种武器的Chane没有这种技巧,那就不需要担心了。

只不过这个地方前几天才装修完毕啊,这么好的墙面被打坏真是可惜了。

迅速翻滚进光荣负伤的墙壁后,高跟鞋的声音戛然而止。

许久都没有动静从墙的那边传过来。Claire仔细考虑了一下,突然想起前几个月搞到的那架精致的火箭筒。

等等,那里是..

〝Chane..等等..〞

整个人从墙壁后出来,眼前不能说话的小妻子无疑用她利落的行动表明她心里所想:才不要等呢。小俏皮的语气当然是他脑补上去的,他心里想象过Chane的声线,结论无一不是冷美人毫无波澜的语气。

黑乎乎的筒口在Claire说话的同时对准本人,不给任何考虑的机会就准备就绪开炮走你。

真是的..

Claire侧侧身,避开预测中火箭炮的运行轨道。这种厚重的火箭炮无法在短时间内发弹多次,也不能那么利落地在对方躲闪时改变方向发射,所以它只适合于远程攻击。更重要的是...

这个男人没有如自己所想的往后退,更没有露出所期盼中的惊慌神色。令这样多的闹剧发生并不符合Chane的性格,只不过这个男人除外。他总是令自己的心平静不下来,无法无天。也许让他那张风轻云淡的的脸变得乌云密布,体会一下自己所有的焦急心情,才会让她有平衡感吧。

Claire向这边扑了过来,利用后座力将Chane推远。

落地的时刻爆炸声也在身后响起。

如果慢了那么一步的话他所喜爱的漂亮脸庞就要炸裂了。只不过只要有他参与进来,这件事发生的几率就是零。

Chane支起身,看见Claire身后的地板已经被烧成黑色,顿时明白刚刚她站在火箭筒的杀伤范围内。被救与犯错误并没有让她产生一丝一毫的感激或懊悔,反而火气更大。

他竟然还有余力来考虑自己。

望向上方压在她身上的男人,Chane毫不犹豫地将他的脸完完整整地塞进了筒口。

〝Chane,想看我怎样的表情随时都可以给你看,只不过要先把这个移开吧?要是脸都被炸毁了还怎么做惊慌失措的表情?〞

又来了。他是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的。

犹豫不决同时也被具有读心术的男人察觉到,闷闷的声音继续从火箭筒的铁质中振动传来。这幅火箭筒被著名杀手的脸堵住的模样实在好笑,也许那位死状凄惨的丁会在地狱笑得眼泪汪汪吧。

〝想开炮随时都可以开哦,只要你想的话。〞

该死,按不下去。刚刚的果断完全消散不见,难道是因为确信对方能躲开才能安心攻击的?那就代表在开始前输的一定是这边,这与认输并无两异。但Chane绝对不会承认就是了。

按不下去是自然的吧。如果真能按下去他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这不是赌注,而是百分之百能成功的自信。

〝那么Chane想从我这里离开吗?〞

尽管非常不甘心,但Chane没有撒谎的习惯。她只会顺着自己的感觉点头和摇头。

摇头。

不知不觉Claire的脸从火箭筒中探出来,重见光明让他得以准确地抚上Chane的脸,并用拇指摩挲着她柔软的唇。

〝我也不想。所以这是公平的,并不会有任何不平等。依赖与爱当然也是相互的,没必要感到不安吧。〞

Chane直视Claire的眼睛,与作为〝铁路追踪者〞时闪烁的骇人红光不同,作为替代爱意简直要缓缓渗出。她突然发现了什么,能看到这个人不平静的脸的方法。

「喜欢」

她此时还从未感觉到肉麻这种情感,十分自然地做出了口型。上方自信满满的男人如她所愿以一幅见鬼了的表情瞪大了眼。

〝Cha..Chane?!〞

Claire滑稽的表情过于夸张,Chane甚至轻轻地勾起嘴角。

喜欢上就再也不能反悔了哦。

与滑稽的表情不同,铁路追踪者自信的赤红光芒在他眼底绽放。

评论 ( 16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