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优】影子(短篇已完)

视力检查paro

妄想里优患有这种视觉障碍,患者左眼有明显深色的C字符号,并拥有可以看透人内心真实想法的能力。同一个人他可以看到两个不同表情的人,其中一个是对面的人内心真正的姿态、情感。如果这个人表露出来的和内心想的是一样的,患者便只会看到一个人。

当然如果带着矫正作用的眼镜也同样只能看到一个人。

尝试用自己的语言阐释了这个梗,可以看的懂吗?

只是想借这个梗表达某种东西啦。

-----

米迦带着具有抚慰效果的平和微笑,拥有舒凉柔软大海一样的碧蓝双眼。另一个物种可能会评价他为拒人千里的臭小鬼,仅是区区一个一点也不可爱的人类罢了。

但都不对。

明亮的米迦大家都看的见。他的右边有一个灰暗的影子存在,只有自己的左眼有映入这个影子的特权。摘下具有矫正作用的眼镜,深绿色的C硬生生安置在影子的跟前,宣告着这一片区域的异常,C字符镌刻在眼球上再也摆脱不掉。这个影子才是真正的米迦,并从没有消失过。

也就是说米迦从来没有表露过自己真实的情感。

深灰色的影子随着主人的成长由小到大,无论是稚嫩的脸还是成熟棱角分明的脸,都只露出过一种表情,仿佛要与另一半的他形成足够鲜明的对比。

优一郎的瞳孔微微放大,就像近视患者努力去看黑板上的字一样。C的颜色愈来愈深,唯一的亲人身边的影子总是相同的表情同时从模糊变得清晰。

在哭。

1

“这是优一郎君,今天就要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啦。希望大家和他好好相处~”

院长老师轻轻地拍着身旁少年的背,抚慰他躁动不耐烦的情绪。同时也有鼓励他上前与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望着他的同龄人打招呼的意味。但架着厚厚眼镜的小男孩明显不可能察觉到这点,不感兴趣地看向一边,顺带紧皱着尚未张开的眉头,周围的气场随着安静骤紧。

年纪稍微小一点的孩子被这个不友好的少年吓到了,原本打算走向前的动作改为后退,躲到大孩子的后面,揪住他的裤腿。优一郎这才把视线转回来,打量着这个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带着令人不愉快笑容的金发臭小鬼。

“我叫米迦尔!你也是八岁吗?我们一样大!”

米迦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地握住了优的手,还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就开始大力甩他的手臂,这样热情大方的性格也难怪会成为稍小孩子的“庇护所”,和身为“恶魔之子”的他完全不一样。很受欢迎吧?

于是优一郎更加坚定了对其不爽的决心。

“你干嘛啊?!”

对于讨厌的人自然也要做出令人讨厌的动作,优要回敬对方一般同样大力甩开他的手,表达自己的抵抗心理。

米迦非常完美地接收到了这个信号,却依旧保持开心的笑容,好像从没有过尴尬这种情感。这个臭小鬼立马向自己挑衅,表明自己是这个孤儿院的老总的身份。

“你这家伙!当我不敢扁你啊!”

孩子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用正常小孩解决问题的方式撸撸袖子就要冲上前去与老总决斗。在他看来硬朗的拳头轻而易举地被捉住,属于老总的强大力量在迅雷不及掩耳的瞬间如雨点般落到自己脸上。没错,以后优也比不过米迦,无论是心智还是力量,就像老总和清洁工一般总是被落下一大截。当然这是后话了。

眼镜在争执中被打飞,狠狠地摔在地上的同时左边的镜片也蛛网状碎裂。如同主人落败的惨状。

优半躺在地上,不敢置信般看着面前毫发无伤的人。身旁传来院长说着“不要打架”的声音,非常遥远。他的眼中只剩下了这个至始至终从未卸下笑容面具的人。

啊,又来了。

说是面具一点也不为过。眼镜的掉落令C的符号显现出来,眼睛因为过度睁大而使眼前的事物微微抖动,他看到了,那个灰色的身影。

不可以!

优赶紧闭上眼,晃了晃脑袋,就像干了坏事、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的捣蛋鬼一样缩起脖子。

别人内心真正的想法什么的,这是他的隐私吧?自己不该看到的。

“.....我们是家人哦。”

当优回过神来时,米迦的话语只支离破碎地剩下了最后一句。他低垂下眼,避免看到任何人,任何两个人。理所当然地,他也只能对这一句做出回应。

“.....谁是你的家人啊。我的老爸要杀我我才来到这,我妈到处和别人说我是恶魔之子,最后疯掉自杀了。所以你明白的吧?对于我来说家人什么的...”

“诶,那确实很可怜呢。那我也来说说我的经历吧?我的父母虐待我,我是因为被他们从车上扔下来才来到这的。”

刚刚因为优述说他的经历,认真倾听而头一次睁开的蔚蓝双眼,再次笑得眯了起来。比起优的愤怒,他的平静与满面笑容似乎讲述的是他人的经历,事不关己。

不甘心啊。

“但——是,我们并不是孤儿。为什么呢?”

米迦伸出一根食指,小大人似的摇了摇。身旁的孩子见状配合地全都扑到优身上,小巧的躯体并不重,不过这么多个孩子压上来还是有点难受,但感觉不坏。

“因为今天优哥哥来到我们身边啦!!”

“呜哇哇!”

“太好了!”

孩子灿烂的笑容不可抗拒地映入优的低垂着的眼睛,没有一个人拥有本应看到的双重影子。

每个人都是在真心地笑,真心地欢迎他啊。他怎么可能不被这样纯真的孩子打动?

家人什么的。

姑且承认吧。

优红着鼻子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家人这个词太过美好了。年龄如此幼小的他却从未感受到这个词所带来的温暖。别扭地轻轻搂住扑上来的孩子们,怕破坏了什么一般不敢抱紧,看上去在轻柔地保护着什么。

糟糕了,要笑起来了。

忘记了自己眼睛的问题,优不自觉地回过头去看一个人站在一边看着这幅美好情景的米迦。视线并没有停留在明亮的、正在微笑的那边,而是灰暗的、做着两极般表情的一边。整个屋子里只有他有两个身影,显得非常突兀。

“喂。如果想哭的话还是哭出来比较好。”

米迦怔住了,难得露出了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他可以清楚地看见摘去眼镜后优翠绿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言语直截了当地一箭射穿了他的心。

为什么能看穿呢?

优的左眼中那个灰暗的影子不再哭泣,由惊讶转变为了苦笑。

米迦并没有说话,从地上拾起了那副差点被遗忘的眼镜,顺手就扶上鼻梁。意外的没有任何度数,是一副普通的平光眼镜。

准备思考的思维被来自院长那边的倒地声打断。

噩梦开始了。

2

“小优,我回来啦。”

黑暗的房屋中射进一束光,话语伴随轻轻的、为了不扰人清梦的吱呀声响起。

优原本担忧着的心情因为这一句而落下,别扭的他随即又为满脑子想着的都是米迦的安危而有些懊恼。

不过他原本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呀。

“为了那些咖喱,他们怎么对你了?”

绿眼睛因光而不习惯地眯起,明显有愤怒的情绪。一瞬间米迦好像看见左边的那只有某种不知名而奇怪的形状,却因为优转过去的动作而中断了他被吸引的视线。

在为他担心啊,太好了。

许久没有得到应答,优再次转过身来。米迦因为对方过于可爱的咬唇动作而忽略了左眼中的诡异C。

“真是的..别去了。下次换我去卖血。”

米迦带着没精神的黑眼圈,整个人都显得消瘦了很多。那个在他右边有着浓郁色彩的影子和黑暗融为一体,却尤为鲜明。就如同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在哭。甚至比第一次更为沉重,阴郁的气息铺面而来。

米迦,对不起,对不起。

“我们能打败吸血鬼,我们不会输。优你翻来覆去地说这些..我也觉得精神..起来..”

话语尚未说完就截止了。米迦从来都温柔得要溢出水来的眼睛真正涌出了水。嘴角未反应过来眼睛所做的动作,还挂着习惯性的笑容。孩子不会掩饰自己的情感。就像优不会掩饰自己的愤怒,米迦也是一样,他也只是一个孩子。内心真实的负面情感化为泪水源源不断地流出,还在难以置信自己没能控制住它,米迦这才奋力将泪水逼回去。

“逗你玩儿~~小优以为我哭了?不会哦,吸血鬼没把我怎么样,小优也不用去想什么卖血啦。”

一瞬间影子与米迦的表情重合,优也呆住了。但影子还没因真实情感与他本身重合而消失,明亮的米迦又吐舌头笑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自己哭出来啊?明明已经忍不住了啊?

优睁大双眼不让自己因悲愤而产生的眼泪掉出来,大力地抱住对面太过努力忍耐自己的人,将自己的眼泪恶狠狠地蹭到他的后背上。

“骗子。我说过想哭可以哭出来的吧。”

在此时优看不到的地方,米迦闭上自己带有复杂情感的双眼。内衣口袋里的枪因为他紧紧回抱住优而滑出,掉到地上发出咔的声响。

“这是什么?”

不久的未来,金发少年虚弱地躺在血泊中。

3

两人间非常近的距离令米迦很清楚地看到,厚厚的镜片下那双久违的翠绿眼睛散发着惊异的色彩。

啊啊,这是黑暗的战争中,充满鲜血与杀戮中唯一纯净的存在。

他的小优永远是散发着光芒的。

时隔四年他们再次相见。令他日日夜夜都牵挂着的人就在眼前。

插在胸口的刀带给他的痛感终止了疯狂地想要占有、吻住对方的欲望,米迦的呼吸变粗,优敏感地察觉到这种熟悉的、忍耐着什么的情感,却不知其名。

此刻,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任何人都没法踏足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声音都离他们远去,他们所有的精神、思想都被对方占据。

“喂!!你是米迦吗?!”

“米迦..米迦..!!”

“真..真的是米迦啊!”

小优反复叫着他的名字。

“小..小优..”

但现在还不行。太过心急的话会吓跑他的。

远处优被愤怒的情绪填满,但混乱的步伐无法对费里德造成任何伤害。这个杀了他的家人的人,令米迦,他最重要的亲人近乎死亡的人。

不可原谅。

对方轻巧地摁住他的肩膀,轻蔑意味的眼中映照自己恐惧弱小的模样。在这个吸血鬼面前,他无法反抗。不仅是能力差距,还有心理阴影。四年前的记忆不可抗拒地反复浮现在他面前。吸血鬼在说可怕的话语,在那之后那只碰过自己的手从他身躯上脱离。恍惚中优近乎漂浮了起来,不,确乎漂浮起来,隔着厚重制服都能感觉到冰冷却可靠的双臂将他整个人环抱起来。

优这才能仔细观察时隔四年未见、本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最重要的亲人,同时也是他一直能努力下去的精神支柱。不需要任何言语,他垂下眼,摘下眼镜,再次抬起头来。

明亮的米迦已经失去了伪装的笑容,或许已经非常累了。那边仅是第三次见到的影子相比四年前更加扭曲,乌黑得几乎要把米迦原本的面容遮掩住。唯一闪耀着的却是亮晶晶的泪水。

“我只是一个,丑陋的吸血鬼罢了。”

透过优的左眼,影子负面情绪像找到决堤口般从千沧百孔的心中流出来。是什么时候,他受了这么多伤的呢?

难怪他再也不会笑。

优拥住了环抱着他的米迦,安慰没有咖喱吃而大哭的小孩一般轻轻拍打着对方的后背。

“不哭,不哭哦。”

原本正在凌空翻越、带着优逃离的米迦停了下来。

“为什么你总是能看穿我呢?”

已经带着一丝浑浊,不再那样澄澈的蓝色双眼被厚长的眼睫毛遮盖住,终究还是没能像四年前那样流下泪来。总是带着面具的话会习惯的,甚至再也摘不下来,失去原本应有的情感。

优紧了紧手臂,没有放开的意思。

“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我当然最了解你。”

米迦身旁影子浓郁的漆黑变得明亮了一点。

只不过之后再次被所爱之人捅刀所带来的痛楚是否又会让他黯淡?

4

优坐在病床上,并没有和伙伴们打成一片,他碧绿的眼睛朝着窗外盈亏时期的月亮。

米迦..现在是否也在哭呢?

“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

“我一定会把小优救出来。”

.

静谧的夜晚。

金发少年轻柔地将黑发少年的眼镜摘了下来。

耳边只剩下双方的呼吸声。

优移出一步,用嘴唇小心触碰着比他稍高一点的少年的嘴唇。

轻轻地,轻轻地,再也不会让你哭泣。

“米迦,最喜欢你了。”

金发少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右边的影子表情与明亮的一边重合,渐渐地消失了。

-----

我想米迦大概一直都是最应该哭的那个吧。却一直坚强的笑着,很了不起呢。

想诠释一种小优的爱是令米迦唯一能真心笑出来的存在的感觉。但无奈手跟不上脑,没有表达到我想表达的效果,超级遗憾的。

真心想米优幸福哦。要是敢BE我就和你急。

我靠11集的米迦好疼!小优只会刀米迦,我的小优哪有这么温柔!我的妄想全都是泡沫。(嘶吼声

米优粮太少啦!不够吃只能自己切切切了。看到这里的各位非常感谢!

评论 ( 3 )
热度 ( 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