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仓鼠小姐

太可怕了我以前都在写什么东西

看过一笑就好





那些一个个一个个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影子,我看不真切。

我挤在鼠堆里,同伴们排泄物的味道使我非常不舒服,反复清理面上的须毛。

一条大型面包虫伸向我,这闻闻那闻闻,明明该是我的食物,为什么本末倒置想来吃我?

于是我非常不愉快地抱住它的顶端一口咬下去。

再大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葬送在我嘴下。

鲜红色的液体在我眼前流淌。

咦..?

令一只面包虫伸了过来,和那只正在流血的一起捻起了我。

哦,不是面包虫。大概是像我抓向日葵种子的爪子一般的存在吧。

头一次见到看不真切的影子真正浮现在我眼前,她是那么大。

我一点也不害怕,在她手上溜冰。溜进口很大的米黄色洞穴中。

我的听力非常好,听见一些规律的声音响起,接着被装进一个黄色的小笼中。

非常非常小的笼子,要我在里边生活还不如在臭鼠堆里闻同伴的排泄物。

接着便是摇摇晃晃,想吐。

我敏锐的耳朵在嘈杂的声音中磨得非常难受。

也许是到了被称为巢穴的地方,上下抖动停了下来。

我踩在五根面包虫的源头上,这是一个平台。

更多面包虫安抚着我。

好烦。

我这才仔细打量面前这位怪物的面庞,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块很像我们的眼睛的黑黑的一块东西流露出悲伤与不知所措。

我很聪明,她肯定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出现,也许是一时冲动才把我拿回来。

但我的命在她手中。

到底以后能不能好好生活?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