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whiskey and morphine

© ILLEGALARGUMENT
Powered by LOFTER

不属于任何地方。

「把烦恼全部都告诉我吧?也许说出来会好受一点喔?」

她倾听所有的负面情绪,来者不拒。

「你在想什么?不说出来他怎么知道!」

她口齿伶俐地命中红心,旁观者清。

「谢谢你..果然好受多了。」

「嗯!我会去试试看的!」

啊。

为什么看见她们的笑脸却一点也不开心?

她未曾注意到是否在勉强自己,只是按照生来的习性机械地反复做疏导接纳的动作。

「你知道吗?今天我去吃了烤肉耶!」

「这边前几天天气还很冷,今天突然热起来了。」

「我考试考砸了..」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烦?」

「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全部是全部是全部是全部都是描述自己的文字。

尽管她一概全部都不感兴趣,别人的生活关她什么事?

她只想过自己的生活。

仍然机械地回复着。

好自私。为什么只在说自己的事。

她心里这样抱怨着。

全然忘记了曾经头头是道过「沟通是一切的枢纽」。

全然忘记了教导过他人学会述说、敞开心扉。

心里抱怨着。心里抱怨着。

所有人抛向她的负面情绪此时都显现出来。

她蜷缩成一团,像那只她正在睡觉不被侵扰的仓鼠。

那只鼠虽然遇到了一个不好的主人,但什么烦心事都没有。

她在哭。

我也想被人倾听啊。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