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完结】 The Seven Year Itch

题目的意思是七年之痒。


发生在ed后七年间的故事。狛枝与日向都醒过来并交往为前提。


电波稍微有点不太对的。急需急支糖浆的各位需要做好准备,结局是好的,但不是纯糖就是了。


爱情的道路真的能一帆风顺吗?


那么。


-----

明明近在咫尺,却望不进对方草绿色蜂蜜般粘连柔软的眼。


这样的未来狛枝早已预想得到。


那位信誓旦旦地说着〝未来是由我们自己来创造的!这就是我的答案!〞四射出扎根在他人心希望之光的坚定少年已不复存在。


久远以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记忆,在最痛恨的绝望中抓住可以将人拽离深渊的救命稻草,被拯救的他接收到救命稻草的主人坦诚地表白后自然地在一起了。


那样久远的记忆还保留在最深处,小心翼翼地掩盖上不被时间侵蚀,毫无疑问是在意着的,对于这个名为日向创的人。


记忆被珍惜着,人可就不一定了。再怎样囚禁锢牢他终究还是会变,七年的时光将他们全身的细胞都翻了个新,只是脸变得棱角分明、骨骼变得更结实了吗?


啊啊,七年前在哪里产生对对方的爱慕之情也被一并洗涤去了,一干二净。他耀眼的光芒慢慢被磨去,好像当年的他只是一面光滑的镜子,吸引狛枝的希望只不过是从某个地方反射过来的光蒙蔽了自己的眼。而现在的他变得粗糙,无法反光,理所当然地顺势发展成一个黯淡的普通人。


因为那光芒本身就不是属于他的,它属于另一个在他体内永远沉睡的人。


仅是这样还有挽回的机会,七年的时光也令狛枝的观点发生改变。那种「光芒」只不过是七年前的他所憧憬着的单薄表面的才能,七年后的他相信着普通人也可以有光辉璀璨的「光芒」,甚至更甚于前者的亮度,灼热并闪耀的。


何况日向君的意义不仅是「光芒」那么简单吧?他深爱着的有普通人的「光芒」,当然也有日向创本人。


仅是这样?怎么可能。


隔阂与矛盾便是这样一步步堆积起来,不及时解决的话就越来越高,形成一座无法翻越的墙。两人隔着墙无法交流,无法触碰,疏离冷淡,最终背对走开。连脸都吝情于再看一眼,躲避秽物般的逃离。


即使从一开始就看到结局,狛枝也改变不了什么。他想不想是一回事,爱情是两个人执手共同走过的,除他以外的另一个人权当「我们共同创造出属于我们的未来吧,我爱你。」为中心的话语在放屁,亲手把墙越堆越高。


无法可想。


1.

这是分歧点的开始。


重建世界的工作持续进行着,狛枝正处于加班加点昼夜不分的生活中,日向也不例外。早晨的洗漱他们都能看见对方垂到下巴的眼袋,往往日向还能边刷牙边帮他按摩放松皮肤顺带嘲笑几句。现在想起来再累百倍换来能确乎感受到爱的温度也是值得的。


直到接到日向打来的一个电话。


狛枝清楚地记得当时还是凌晨时分,他才刚躺下意识迅速舒适久违地游弋,被窝外传来的铃声不由得让他想要接起电话开口就冲着对方骂街。但爱人同样疲惫嘶哑的声音传入耳中暴躁紊乱的心绪倏然被梳理开来,想念日向较他温暖一分的身躯的念头令狛枝忽然想起已几天没有触碰到爱人了。


〝那..那个..狛枝..〞


结结巴巴难以启齿。


〝日向君?没关系的说吧。〞


〝我要和小泉出差一段时间..呃..可能会分居一段时间..〞


狛枝怔住了。


繁忙中他唯一的慰藉就是日向,如果没有他每天帮自己按摩、用玩笑放松他的神经、晚上用双臂环住他的脖子给他安慰的怀抱的话恐怕自己早就成为没有感情的工作机器了。


下意识便要张口说出反对的话却被硬生生吞回去。


他这才从满脑子的工作中挣脱出来,这几天睡觉时望着的都是日向的背与少有听到玩笑话的回忆出现在被清理出一部分的脑海中。


哦,他已经被冷落好几天了。只不过因为疲惫与压力而一直没有意识到又或是忘记了而已。


出于何种心理,狛枝说出了违心的话。


〝啊,去忙你的吧。我现在要睡觉了,日向君也早睡吧。〞


没有等待对方的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比身体更疲惫的是疲惫不堪的心。


2.

此时的狛枝已经与日向分居好几个月了。


一段时间?他看这至少得要发展成以年为计算的趋势。


当然不是因为日向所说的工作原因,只要他们执意要在一起,善解人意的苗木君是绝对不会把他们安排开的。这就像那什么,与爸爸离婚的妈妈对女儿说爸爸去出差了一样,只是个借口罢了。


那时他正在一段空闲的时间把玩着手机,上方弹出来的来自日向的消息预览令狛枝心跳快了一拍。


自从分居之后可是再也没有联系过的。


一想到身在远方日向和他一样正在休息,做着一样的动作,看着手机等待对方的消息,狛枝软绵绵没有力气的身体顿时变得有干劲起来。


只要共同享用同一片蓝天,心还是有可能重新相连的嘛。


紧接着点进去映入眼中的让狛枝头一次体会到了如此大起大落的心情。


「狛枝,最近罪木过来了。她看上去好像很怕我,见到我就脸红,我该怎么办?」


我管你怎么办。


〝哈哈。〞


怒极反笑,狛枝摁下关机键,并在屏幕变黑的同时松开手,手机随着重力的左右正面毫无防备地迎上地面,蛛网状的碎裂伸展出去。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别的话好说到了必须要谈论别人的事情了吗?


这就好比于明目张胆地给丈夫戴绿帽子收了个男宠还对着他探求如何与男宠打好关系。


这是为他们即将破裂的爱情下预告函吗?在提醒他该找新的伴侣了?谁都知道日向的人缘比他胜的不止是一筹,还是说在挑衅?


无论是哪个选项都无异于将他们的这段爱情当作玩物,独自怀着认真对待、在意并疯狂想要占有的心情的自己就像笨蛋一样。


谁先爱上谁就输了。不在乎是最好的筹码。


哦,是吗。


微笑地从地上捡起碎裂的手机,因发送键的部位被摔坏无法触屏而用回车键代替。


「和她告白不就好了。」


3.

如他所料,再次面对面见到日向是多年以后。他们的关系就这样暧昧不清地持续着,配的上恋人的称号吗?说不定只是他单方面这样擅自以为,对方早就和小泉或者罪木随便哪个人开始新的一段恋情了吧?


哪个人都比渣滓如狛枝的他好。


尴尬,十分尴尬。


十分难得的,日向君回来了。


当然不是象征矛盾解决意义的「回来」,两人间的隔阂的重量已经到了无法支撑起的地步,只能弃之不顾眼睁睁看看它如滚雪球般越来越大,阻止不了。


最终还是到了这步情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方开始吸烟,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低头查看手机的人确乎是日向。


皱鼻。


对于烟味,他十分地不喜欢。但后开口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在日向没有说话前他也不会主动要求做什么。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


狛枝预想中告示爱情结束的礼仪性话语没有出现,日向就这么看着手机放置他,当他不存在。


连面对面也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吗?


你真的爱着我吗?


叫嚣着要得到关注的意念还是被第无数次地履平,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学会如何在没有日向的情况下自行解开心结。还曾有过的占有欲早被这样打开系上打开系上打开系上的动作打散得几乎没有。


是,就是像日向身边萦绕着的那样虚幻透明的烟。


已经找不回那样的情感了。


令双方中毒沉溺其中的烟已经消散。


但痛苦扭曲的心是永远履不平的,狛枝尚未发现那阵苦楚早已悄悄蔓延到心底成为愈合不了的创口。


流血,一直在流血。


那双他偏爱的柔和眼睛也不存在了般,狛枝从来都看不见它。要么它的主人永远低垂着脑袋,要么他的主人闭上眼睛拒绝看他,要么它的主人学会扭开头回避自己的眼神。


那个直率坦诚的日向君,那个拯救他的日向君,那个拥有希望的日向君,那个被他深爱的日向君。


仿佛跟着细胞更新一起被冲走了。


伫立在原地许久的狛枝不敢再看这个长着日向君面孔的人,踉踉跄跄地走出曾是他们爱巢的地方。


被门重重隔绝在外的人可曾有忘记过什么?


草绿色的眼睛这才抬起来,目送着那个人的背影。


如果那个人转身回头会发现,草绿色眼睛中粘连着的柔和是依旧没有变的,更不会不复存在。


但已经晚了。


日向奇妙地打量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好像不认识它一般。那股被带上戒指的幸福感从来没有过似的,最初感到新奇快乐而不停地看着它、转动它,它确实好好地圈在自己手上。可是一点一点的,他敏锐的神经渐渐变得没有感觉,无名指与其他手指没有任何差异,尽管那戒指还是好好地套在上边。


他们的爱情也是如此。


.

这一天终究是到来了。


与上一次相见又过了数个月,那位曾是他爱人的人正站在爱巢的门口。


〝就不进来坐了..虽然有点唐突,狛枝,我们分手吧。〞


心情出乎意料地平静。


也许这是因为这在几年前就已经被决定好的事,他们也像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过着两人各自的生活,回到平行线上没有任何交集,只是偶尔抬头看看他是否还存在。


不曾靠近。


那只不过是名义的破裂,名义维持着相系的红绳被斩断也没有什么意义吧?


何况这样做两人都轻松。


日向君也很开心吧?终于能放下对他的同情狠下心来挣脱自己。


终于能摆脱这样垃圾的人了,定是笑着的吧?


在恍惚中努力想最后确认对方的情绪,却发现日向正遮盖住什么一般地死捂住眼睛。


最后也不让他看到?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狛枝轻步走上前去强行掰开了对方的手。


只出现在久远回忆中的这双眼睛展露在自己面前,胜过任何一次看到它的震撼。


那双他喜爱的眼睛中冒出晶莹透彻的水珠,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刚刚努力想要接住的也从被拿开的手缝中涌出来,瞬间爬满了整张脸。


咦..?


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吧?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日向,狛枝反而不知所措起来。


静默中一个人强忍着哭声,眼泪根本擦不完,另一个人在看着这个人哭。


「你真的爱着我吗?」


那时几个月前他心中近乎要叫喊出来愤怒痛苦的呼救声,此时它正被日向的声线一字不差地喊出来。


不对。


对方死抿着的唇表明他完全没有开口,但那样的声音确实回荡在狛枝耳中。


心之论破?


这又不是在程序中,开玩笑吗。


他再次直视上对方眼中近乎要承受不住的悲伤,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又滋生在心底多久。


啊,是了。这样的悲伤化为了意念已经清晰到可以亲耳听见其中所蕴含的意思,他为何从没意识到?


痛苦却从未表露过情绪的自己出现在脑海中,狛枝睁大眼睛,要挽回什么般抓住日向的肩。


〝日向君,你在想什么。说出来吧。〞


像是钥匙腾地打开那把锁,一切都倾泻出来而明了了。


〝狛枝你根本就不爱我吧?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那段我们都很繁忙的时期。在那之前还好,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有好好应答,但从那时起,一切都像是在敷衍我。从来没有和我分享过关于你的事,一直都是我在滔滔不绝。从之前我就在疑惑了,你真的想和我在一起吗?最初也是顺着我的意般答应我,可狛枝你有没有发现,你一次「我爱你」都不曾对我说过啊?〞


不是的。那只是因为太累。


〝分居也无所谓,有出轨的嫌疑居然还说去告白吧。能和我保持恋人关系的只有你啊狛枝凪斗!〞


〝一直都用看透一切的无谓眼神望着我,嘲讽般看着我一个人演独角戏,上次我来找你是我们在一起的纪念日,你彻彻底底地忘干净了吧?吸你讨厌的烟也是不阻止我,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无关紧要?〞


讽刺的是明明自己心中叫嚣着不被爱的难过,对方接收到的却是灰冷与淡漠。


在这样的申诉下,任何的解释都苍白无力。


并不是只有日向君在堆积矛盾的墙,狛枝也是。什么时候忘记的呢?矛盾与爱情一样,是两个人才能制造出来的。反而是狛枝亲手为这面墙打下了地基。


如今,这座高耸看似不可逾越的墙似乎岌岌可危,原来要跨越它是那么容易,只要推倒它不就行了。


狛枝决定尝试表达出自己真正的心意,没有什么东西比言语,比沟通更能解决问题。


〝要我说多少次都行,我爱你哦,日向君。我爱着你的全部。〞


墙轰然倒塌,许久未曾见面的人触碰到了对方真切的心。


象征和好的拥抱与亲吻。


无论是谁先做错,那面墙总有一个人要先去击倒它。或许你在走远之前回头,他的眼睛还在看着你。


我们有无数次的机会挽回,却因为害羞顾及而无法说出口。谎言、敷衍、试探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发生着。坚硬的果壳,伪装的保护色,如何轻柔地将它们之下的心拿出来呢?


那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当墙轰然倒塌,我还看着你。


---

昨晚突然的脑洞,便赶着写完了。

有些粗糙请不要介意..

看着外公外婆生疏的相处模式便有了这样的设想。真正到了七年后还能在一起保留爱情的人有多少?

那已经不仅纯粹是爱了,还有家庭的责任感。

能和我谈论谈论这个会觉得很开心。

至于被吞掉的游戏的10 11 12我再慢慢补..ry


评论 ( 39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