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6)

6p

难以置信的ooc注意。

--------

试着穿了穿日向给自己的衣服,除了胸口的部分略显宽松,其他就像亲自去商店购买般合身得不可思议。

委托人的目标信息中的91厘米看来就是成人时的胸围了,那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巨乳啊。

不是在说谎呢,日向君原来确实和他的体型接近。虽然新更新的情报表明对方没有说谎的理由与智力,但根本的警惕心还是得持有的。

之前已经放下过很多次了,造成的失误偏差自然不用说。

没有察觉到面前的人心不在焉,日向打量着铺好的床单与套好的被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有家庭的气氛嘛,狛枝先生有什么日常用品需要拿过来吗?〞

在信息传达到正在思考着的大脑之前就已非常迅速地做出了回应。

〝啊,只有这个包。〞

〝诶诶..难以想象狛枝先生以前是怎样生活的呢。〞

视觉这才恢复似的,狛枝看到日向托着下巴皱眉头的模样,从将信息分类处理更新的过程中回到现在。

这家伙真好骗。自己这样整齐的装束完全不像是一个流浪汉该有的吧?在被用那样的眼神穿透后还能这样若无其事地接近自己。

〝日向君该不会是超高校级的天然呆吧?〞

不禁这样随口问到。

〝那是什么啊?啊......狛枝先生能帮忙把那上面的蚊帐拿下来吗?〞

思考而再次出现的视觉断层间,日向又站到了椅子上的小板凳上,尝试踮着脚够挂钩上的蚊帐,因为身高问题连小凳子都颤巍巍地滑动了几下却未果。全神贯注的他没有领会狛枝的意思,顺口说出了他正困扰着需要帮助的事。

〝这样的事我这种微不足道的蛆虫也是能做到的,我这种人就只有身高可以帮到你了。〞

〝微妙的嘲讽意味是怎么回事啊?!〞

狛枝没有使用日向让开的椅子,一脚跨上了稍近的床尾的搁板上,固定好身形,毫不困难地将蚊帐从勾子上取了下来。

不过为什么要把蚊帐拿下来呢?他前几天还深受蚊子其害,为了不在现场留下血迹才忍着没打。

也许是察觉到狛枝的疑问,传入耳中的话差点都要令他给对方增添一条名为读心术的新才能。日向接过蚊帐边抖着边随口说了起来:〝昨天刚给家里打了药,我不太喜欢蚊帐给人闷热烦躁的感觉,所以就擅自拿下来了。〞

打药?

狛枝怔住了。

〝可能是因为前几天忘记关窗的缘故吧,家里蚊子多了起来。啊不过药是无味的,对人也基本是无害的喔,昨天打完药后也有好好把碗筷杯子啊这些东西都清洗了一遍,安心吧。〞

听见日向做的补充,回忆顿时转换为文字快速出现在脑海里。

「窗户少见地都关上了。」

「地上很滑。」

日向君还没死原来是这个原因吗?他居然没能细心留意到这些反常之处,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该慌促的这句话果然没错。

不过说到底如果他那天记得关窗,日向君就不会使用杀虫剂了。而自己不关窗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被日向君的个人魅力吸引住了。

所以这不是任何人的幸运与不幸,这是因为日向君必然存在的希望使自己精神不再紧绷导致的日向君此时还存活在这个世界上站在这里与自己交谈的必然结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向君是不是人工希望已经无所谓了,你还有怎样的希望呢?!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了啊?能见证这一切的自己果然很幸运呢!!

折叠好蚊帐收入柜中,分出的注意力这才贯注至狛枝身上。眼前这位身上又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比第一次的更强烈,嘴角向上勾出两道深深的沟壑,淡灰的眼睛变为了靠在墙壁上时那样令人恐惧、认真的深灰。一圈圈的漩涡在里面盘旋,由疯狂溅起细小水花构成的波涛巨浪,要把人卷入溺进直至再也无法逃脱一般。日向本能的后退了一小步。

不过狛枝先生就是狛枝先生,怎样都是一个温柔的人,日向亲眼目睹他的本性即是如此。更深一层的意识里有一种他非常熟悉这个人的错觉,使他无法远离他,好像从一开始就清楚地明白一离开他对方就会做出更为危险的事。但日向并没有察觉到那么多,他只知道他才不会被吓退。

向前一步,接近灰绿色的池沼。

〝狛枝先生!走神的话会摔下来的!〞

突然提高的音量使狛枝一抖,扶住衣柜才险些没掉下去。

差点就秒收flag了。

日向收回下意识伸出去的手,松了口气。

〝话说日向君,我有一个忠告。〞

继续接近自己还可能是由于顾及到他的感受才做出的行动,但做到善意地提醒他、冒着被一个一米八的成年人重重压在地上摔伤而伸出手这种程度就太过了吧?这样完全不像是勉强的样子啊。但愿不是他这种垃圾自作多情,姑且能认为是真心关心自己吧?

狛枝从搁板上跳下来,稳稳落地。

〝刚刚那样才是我的本性哦?所以日向君还是不要过分接近我这种渣滓比较好,会失望的哦。〞

孩童眉尖一挑,明显摆出不满的样子,喜怒哀乐尽言于表。

又要开始教训了啊。

〝这是不对的!狛枝先生不需要把自己放在那么低的位置的,我们是朋友吧?我明明清楚的说过喜欢狛枝先生的,无论你的本性是怎样。这种时候才说让我不要接近你,难道狛枝先生讨厌我这种人?〞

他到底知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

〝并不是讨厌哦,恰恰相反,日向君。我深爱着你心底的希望。〞

〝等...?!〞

显然被狛枝疑似告白的话吓住了,原本开着流畅嘴炮的日向卡在这个音节上。

〝这样微不足道的我一直向往着希望梦想着做希望的踏脚石啊日向君!!一切都是为了希望希望是绝对不会输给绝望的!仅靠着虚无缥缈的希望在不停重复的不幸与幸运的人生中解脱的我这种最差劲最愚蠢最恶劣的人接近最高的希望只会玷污它罢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一点了!!〞

完全意味不明啊..

日向目瞪口呆地看着仿佛开启了某个机关的狛枝。

对方笑着回望自己。

〝所以,日向君,你明白的吧?〞

能见证至高无上的希望就足够了。他这种无能的人还没有资格贪心与希望玩朋友游戏。

那只是对方自认为的。日向君根本不了解自己,他口口声声中「温柔的人」只不过是从片面温和保护色中提取的自己再擅自捏造出一个完整的理想中的朋友而已,肮脏丑陋最恶劣真实的自己他不了解且永远无法了解。

当希望看到捏造出的温和朋友形象的他其实是千方百计想要杀掉自己的杀手又是怎样的反应呢?在逆境的绝望中微弱的希望的光芒也不错啊!真正希望的光芒是不会泯灭的吧?

你是不是呢?日向君?

当日向回过神来时,狛枝已经离开了。不过他的包还留在这,应该还会回来的。

狛枝的形状如针一笔一划地在视网膜上刺下深深的沟壑,任何的细节都无法从脑海中刨去。这位多面性的朋友仿佛一直站在自己面前,带着时而温和时而疯狂地笑容用复杂情感的眼神望着自己。

眼睛只能直勾勾地看着被随意地抛在角落、属于狛枝的布制挎包,无法转移开来。

那是狛枝唯一曾停留在这过的证据。

这时日向才意识到。

光是不被吓退是不够的。

因为他的这位朋友,

会跑。

----------

接下来就又是讨厌的狛枝杀人秀了 想手法好累ry 我觉得要到高潮部分了吧 快了吧?(不确定地)但希望的光芒是不会泯灭的,一定u 之前第三章埋的伏笔挂着好久了担心忘掉没揭出来..舒了口气

深夜先来一发,第七章我慢慢修改再发上来。不如说从来没有在过状态糟糕的我。

评论 ( 29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