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4)(5)

OOC请注意。

四章五章一起更。

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目测有五千多?渣渣真的战不动了(ry

好慢热不开心。

四章才正式见面真的大丈夫?

----------

4p

狛枝作为一个杀手还是第一次有这么讶异的情绪。


刻意控制不了的强烈情感,隐隐的兴奋隐藏在讶异之下,产生正常人分量的肾上腺素,自己好像突然久违的回到了人的灵魂、人的肉体中。那样的情绪交织在压抑着表明的平静实则暗潮汹涌而疯狂的内心深海下,感觉居然不坏。


这可是他头一个超出计划的目标,虽然托这个目标报酬结算方式的福自己的银行卡富余了不少,还有了足够的经费不必为情报供应网与中间人的催债而烦恼。


但抑制住基本的情绪波动比钱还重要,那是杀手的基本功,没有这个基业就无法继续运营这份工作。再说这对狛枝来说意义从最开始就不是「一份工作」与「赚钱」这么简单吧?


短短的几秒他倏然明白,只要这个人不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呼吸、心脏再也无法有力跳动,他的情绪波动就一直会持续。


再渗入一点名为恐惧的情绪,不敢深究似的跳过了「为何会因他产生情绪波动」的问题。


他居然会恐惧?


这次可不是故意放水了啊?他明明提前就把日向君的幸运都透支了,不可能再幸运地如此完美地避开所有的暗算。


对方没有理由把家里所有的碗筷杯叉刀都洗一遍吧?


狛枝停在卧室的窗前,目不转睛地通过正对着洗手间大敞门口前的镜子看着在里面正在刷牙、并还活蹦乱跳的人,看穿一切迷雾的绿灰色利剑像要把他从头至尾贯穿出个洞。


哈哈哈...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难道日向君有超高校级的清洁工,或者超高校级洁癖的才能?以前可没有发现。


伴随着惊慌比例占得更多的其实是病态的兴奋,与想探知这个人身上更多希望的渴求。深灰色的瞳孔因激动而贪婪想要吞噬更多般的放大,一圈圈的螺漩旋入深邃的眼底,散发出对某物狂热的信仰的气息。


心声正与他头发一样乱成鸟巢的狛枝没有注意到朝这边看过来的日向,甚至连目标离开洗手间的影像都没有读取到。


等他注意到时,已经迟了。


〝呀,先生,又见到你了。〞


恢复清明的眼睛映出了近在咫尺的日向含着牙刷与泡沫的身影。隔着打开窗后小型阳台的栏杆被这么搭讪着。


在被发现的惊慌之前更直接传入脑中的是对方言语中的某个情报。


「又」?


还没来得及思考,杀手快速的反射神经令狛枝一听到日向含含糊糊的声音就转过身去。


 动作有点僵硬,显然被吓到了。


这下可好,除了惊讶恐惧兴奋疯狂以外还出现了惊吓。到底还要在这个人的面前露出多少马脚?


〝先生!等等啊!〞


跑。


恢复思考的大脑快速运转起来。


等等为什么日向君会发现自己啊?难道连超高校级的观察眼这种才能他也有?不像刚才废物般的自己那样傻呆呆地站在别人窗前再怎么样的普通人也会认为自己是个不得了的痴汉从而报警吧?昨天还在说日向君毫无警惕心那真可是了不得的flag,自己的警惕心明明更差更需要好好反省啊。真是糟糕的不幸至低无下的绝望啊等会该怎样对警察君平静地语言亲切地陈述自己多次翻墙踩踏绿化带污染清新空气非法进入居民区视奸他人的事实呢?自己大老远就闻到了日向君身上久违的因飞机事故而死的妈妈的味道被吸引过来的这样的理由会令警察君产生相信并同情的情感吗?完全不是这样的吧只会被当成精神病而已。


狛枝边跑边思索着对策,刚想转入不会暴露在目光之下的拐角处,就只见日向君仿佛脚踩风火轮一般闪现在自己面前。


还有闲情把因牙膏产生的泡沫洗漱掉,亲身体验还真是不一样啊。


〝先生,我没有要责怪您的意思。〞


日向踮起脚用指尖牢牢地摁住他,重心略微往这边倾,看起来是要扑倒在他怀里一样。


用超高校级的军人的才能像摁重机枪扳机一样摁住他这种渣滓不是很浪费吗!


感受到狛枝的肌肉是绷紧着的,眼睛也是正视前方,根本没有好好看着自己。就像是一个准备被长官训斥的军人一样,日向叹了口气。


〝先生..再不好好听我讲话我可就真的生气了!〞


好容易才从放空自己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意识到对方是一个比自己矮了几个头的人工希望而已完全没必要紧张的狛枝摆出了最完美的微笑。


〝虽然理想仅是希望的踏脚石这样微不足道的我这么说会非常失礼,我只是被你身上的与我同款的草饼睡衣吸引住了而已。〞


瞅到日向身上的睡衣狛枝就知道该怎么扯谎了,原本从那块恶趣味的草饼桌布上就可以看出日向君有多么喜爱草饼了,原来连睡衣都是草饼啊。


冷静。冷静。


〝先生难道您也是草饼爱好者?!那请到我家来坐坐吧我们一起来探讨草饼知识!!〞


等等..这展开好像不太对啊?微妙的自来熟属性是怎么回事?


狛枝连忙试图挽回,轻轻托住对方的手单膝跪地,拭去他嘴角边因匆忙而未完全洗去的白色牙膏泡沫,在他耳边以甜蜜低沉的嗓音这样说:〝你只是一个小孩,带我这样来路不明的渣滓回家可是很危险的哦?〞


对方开朗一笑,完全不吃这套:〝我想会帮别人找丢失了的狗的人应该不是坏人吧?之后在我逗猫的时候您也在旁边偷偷的看呢,是对猫很没辙吗?〞


什么嘛,早就注意到自己了啊。绞尽脑汁的变装完全被他看透了吗?在人工希望面前低头,真是不太甘心呢。


〝你还真是对我这样的渣滓彻彻底底的误解了啊。这样做的还会是不怀好意恋童癖的变态哦?〞


〝我觉得先生您不像是那种坏人,直觉来说。而且喜欢草饼的人都是好人呢!〞


看来这家伙在草饼的方面意外是个笨蛋。


越推辞疑点就会越多,话越多的人暴露的越快,经验丰富了解着这一点的狛枝只好默认了日向的做法。何况他对那双认真的草绿色眼睛很没辙。


怎么说呢。第一次从大门进入来这里感觉还真是微妙啊。


〝先生...啊对了,我该怎么称呼您呢?我是日向创。〞


是啊,91厘米傲岸胸围的日向君,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对我这种渣滓不用敬语也行的,这边是狛枝凪斗。〞


〝对于比自己年长的人不用敬语果然还是怪怪的..那么狛枝先生请随便坐,我去给你泡茶。〞


〝普通的水就好。〞


看着昨天才被下过毒的杯子端到自己面前还真是有种既视感。


〝那么请慢用。〞


不动声色地将杯子接过来,低下头稍微用上唇碰了一下水面。利用水的温度传递到瓷杯上的这个特性,将修长的手指像是渴求温暖一样穿过杯把紧紧地捧住杯身,自己的人体温度恒定在正常以下,冰冷到感觉不到寒冷。这点就可以成为再也不动这杯水的理由。


〝话说狛枝先生还真是一个害羞又热情的人呢!我见过你很多次了,原本还以为是有什么事麻烦到你了,原来是想探讨关于草饼的心得啊!〞


见到自己很多次?莫非不仅是在逗狗逗猫时有见到连有意无意在房子周围观察取证也有看到?最不幸的情况是爬上路灯挂南瓜的垃圾丑态也被看到了。


这就是槽点太多不知道怎么吐的情况吧?为了以防万一自己还去了解过关于草饼的冷知识,现在可真是得救了。


〝是的,日向君也喜欢这种和式的食品吗?还以为没有人会和我这种垃圾爱好相同呢。〞


〝才不会!狛枝先生您是非常优秀的人!我的话除了樱饼以外和式的食物都不讨厌,樱饼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恶端啊!!〞

......

就这样,狛枝凭着自己做过的功课与日向聊了一整个上午的毫无营养的草饼知识。勉勉强强不摆出厌恶的表情想象着自己是在和对方谈论希望。


简直要吐了。


眼前的孩童展现出得到最心爱的玩具一般的笑容:〝狛枝先生,真开心呢。〞


他是不会懂的吧。

---------

5p

日向还在表达自己对草饼的狂爱。


距离开始已经三个小时了。


自己偶尔附和一两句,就能让他像宣传邪教一样演讲三个小时,这也是一种才能吧?

...

〝草饼真是适合充饥呢!甜又不腻,很容易就产生饱腹感。柜子里有草饼,狛枝先生喜欢哪种口味?〞


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我比较偏爱栗子味。〞


〝是吗真可惜..昨天栗子味才吃完,其他五种口味的都还有。今天本来打算要去进货的。〞


真是幸运呢,堪比不知道有几颗子弹还贸然豪赌,实际有五顆子弹的俄罗斯轮盘赌六分之一的概率被他撞上了。


见狛枝沉默不语,日向才想起什么似的,抱着愧疚的语气说:〝非常抱歉..让你听我这样年仅十岁的孩子唠叨,因为太久没有和人讲话了所以..〞


普通的十岁小孩能这么清晰地表达对某种物品的喜爱之情?


〝完全没关系,反而是能与我这种蛆虫谈论爱好,这边感到荣幸才对。我也挺少和别人说话的。〞


〝狛枝先生是因为什么才很少和别人聊天了?〞


终于开始了吗。


〝职业原因吧。〞


但日向没有如狛枝所想的一般继续对职业追问下去,像是察觉到狛枝真的有难言之隐一般,转移了话题。


〝那家人呢?〞


啊啊,如果是背景为南国小岛的攻略游戏的话还真是不碰巧地撞到了降低好感点呢。只不过这样的自己已经并不在意这点了。


〝死掉了哦。〞


狛枝冷淡地这么说出口。当他察觉到日向的呼吸快了一拍眨眼的频率也变得更快时在对方说出表达歉意的话前先解释了起来。


〝很久以前空难死的,整架飞机上只有我活了下来。从出生到现在我一直都在幸运与不幸的漩涡中回旋,苟活下来。父母死去之后我得到了巨额的遗产,在那之后又被绑匪绑架,在绑匪的垃圾袋中捡到了中奖千万元的彩票。这样大大小小的幸运与不幸每天都在我的生活中发生,已经习以为常了,日向君不必为此同情渣滓般的我。〞


 没有说出口的是,为了寻找至高无上的希望,成为希望的踏脚石,自己选择了杀手这个危险的职业。第一个放弃的目标,就该是他深爱的希望了吧?可惜日向君是不纯粹的人工希望呢,不然一个能让他将这一切平静流畅地说出口的必然是他认同的希望吧?


这是第一个。


日向君为什么有这样的魅力呢?


〝狛枝先生没有家人的话,一个人住吗?〞


〝诶?〞


原以为对方又要说出抱歉一类的话,狛枝愣了愣。


〝狛枝先生住在哪里呢?〞


杀手的家庭住址是不能说的啊,明白这点吧?日向君。


〝莫非狛枝先生没有家?〞


〝不...〞


〝没有家的话,狛枝先生就来我这边住吧?虽然同居人是我这样十岁的孩子,但这样就不会寂寞了吧?〞


不是那样的哦。


狛枝还没来得及反论,日向又接着说了下去。


〝别急着否定啊!你刚才述说这那一切的表情虽然非常淡漠,给人感觉已经习以为常,但正因为如此才说明已经受过太多这样的事件了。这些根本不应该作为幸运的代价吧?!心中的伤口是不会痊愈的,也不会因为伤口过多而习惯疼痛,分明就是在落寞着的。我并不是你所说的同情的原因才发出这样的邀请,因为我很喜欢狛枝先生。从刚才的交谈中就能看出来,你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倾听着我说同一个话题,就算是喜欢草饼的人也该腻了吧?但狛枝先生一直都很耐心,没有打断我。害怕因为自己的幸运与不幸将他人卷进来,对任何攀谈的人都没有过深的交往,猫与狗也尽量绕着走。但在狗主人丢失狗的时候你有帮忙一起找,虽然对经过的人没有过深的交谈但都有好好的打招呼。〞


什么啊,这些自己都没在意的细节。因为杀手要与周围人保持良好的关系才习惯这样做的。别把他太理想化了。


〝到路灯上去挂南瓜也是,因为自己也想要好好庆祝一下万圣节才这样做的吧?〞


果然被看到了啊。


虽然完全曲解了他的目的。


〝狛枝先生也当是帮我一个忙。我也因为某种原因,很久都没有与朋友来往过了。别说朋友,连能好好交谈的人都没有,这样开心地聊天还是这一年来的第一次。我真的非常喜欢狛枝先生,所以可以吗?〞


温柔真诚地说出这样的话。


明显不是在试探自己啊。


当看到他带着无奈的笑容,眼神却坚定不移、充满某种自己所热爱的光芒,轻柔地打出「喜欢你」的直球,狛枝就知道自己拒绝不了了。


啊啊,就是这样的魅力。


再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的让我看到你眼里的那种光芒吧?


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希望......


〝狛枝先生?狛枝先生?〞


日向看着眼前莫名周围充斥着危险气息的人,非常担心地呼唤。


〝啊,没事的。你继续说。〞


〝嗯...那么刚刚您手里的那个杯子就是您的专属茶杯了,不要用错了喔?然后这边的客房就是您将住的地方,以前每天都有好好打扫的,别担心。〞


这个杯子原本是属于谁的呢?


〝很早就想问日向君了,明明是一个人住吧?为什么要预备着客房与这么多杯子呢?〞


因为狛枝同意入住而显得颇为开心的日向稍稍收敛住了笑容,转而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之前说过因为某种原因和朋友疏远了吧?原先朋友们都会偶尔来这边住一住的,那些不同的杯子也是不同朋友的。〞


没有多少朋友的推测是错的么。


〝日向君人缘很好呢。那么某种原因是指什么呢?〞


站在茶几前的狛枝往日向这边走了几步。


〝呃...这个...〞


〝莫非是身体变小之类的原因?〞


〝?!〞


锢住日向还未长开的肩膀,手肘撑住他旁边的墙,俯下身耳语一般在他耳边说出这样一句话。


〝猜对了?〞


看到对方猛地一颤,说话而呵出的热气令棕短发下的耳朵尖顿时红透,脸上的笑意也已经完全消去,露出的只剩吃惊。狛枝轻笑一声,满意地靠在日向对面的墙上。


难不成耳朵是敏感点?那下次可要多碰碰,猎物的恐惧感提高的同时也会更慌张,慌张了就能套出更多情报。

何况日向君太过完美了,他想看见他惊慌恐惧害怕逃离的样子,想看见更多面的日向君。


「是你自己引狼入室的,可不能怪我哦?」


察觉到在耳朵边恶劣吹气的那位的气息已经离开,日向才敢抬起头来。看着完全已经暴露本性、露出尖锐爪牙,仿佛势在必得的狛枝,他知道自己不得不说了。


〝什...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一开始就知道了哦,有哪个十岁的孩子有自己的房子?日向君真是糊涂呢。而且侃侃而谈了那么久才突然想起来什么,如果真是十岁小孩,对方是比自己大许多的成年人这点不会那么容易忘的吧?〞


本以为日向君因为是开发过的神童的关系,父母才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的。不过刚刚那番话显然不是没有阅历未经过人事只上过实验台的神童能说出来的吧?感情真实的实在不像话。而且神童不会蠢到连自己怀有的杀意都认知成交流草饼心得的欲望吧?


才会以为日向君是在试探自己的。不过对方不仅是草饼方面,整个人都还真的单纯只是个笨蛋啊,超高校级的神童这点也可以排除了。


应该是实验中服用什么药物的副作用导致他的身体变成这样的。


狛枝笑眯眯地等着对方说出完全一致的答案。


〝啊..是不小心服用药物导致的。我其实是大二学生,已经十九岁了。〞


不小心?为什么要隐瞒着呢?


狛枝直视着日向的眼睛,像是要揭穿一切谎言。


日向因不安而局措地扯着衣袖,牙齿也无意识地咬着嘴唇,但眼睛并没有移开,眼神也没有错乱,而是不服输地仰头回望着自己。


又是这种光芒。


能回敬自己发出的这种视线,日向君还真是第一个。其他人要么屁滚尿流要么招出一切,只是扯着衣袖咬着嘴唇的反应都略显轻松自在了。


毕竟这目光饱含着最渣滓最低下最垃圾最肮脏的自己的恶意啊。


明明你的脚在微微发抖。


不服输的日向君眼里的光芒也很耀眼啊。


还想看到更多。更多。


但现在就先这样吧。既然住下来了,那么以后还有很多时间逼问出一切。


真期待呢,以后的希望。


〝那日向君先把衣服借给我吧?但愿你十九岁的体型应该和二十一岁的我差不了太远。〞


〝以前的我还是很高的!!别小瞧我啊!〞


听着日向君带着些微恼怒而提高的音调渐渐远离,继而从主卧那边传来,狛枝的嘴角扯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生气的日向君也充满希望呢。


不过你还会「喜欢」着这样展露出本性的垃圾般的我吗?


逃离的日向君是不是也很快就可以看到了呢?

----------

突然转化为吐槽役的狛枝,真对不起(笑

在人工希望面前低头,差点打成在人工希望前洗头,检查时才发现,简直。

为什么日向君没死之后会交代的,在这里提醒一下自己怕忘记了ry

不知不觉又埋了一堆伏笔,忘了怎么办啊orz

身体缩小真的是药物导致的吗?(笑

以为日向单纯是个笨蛋只会隐瞒不会欺骗的狛枝你还是太甜了。

不过日向君应该是很细心的人吧?原作中一遇到狛枝就开始混乱,太残念了。

这里的狛枝是为日向眼里的光芒而着迷,所以突然犯病了(xxx 注意全文的狛枝都没有为日向本人着过迷 都是什么「光芒」什么「希望」 真要说喜欢只能是喜欢着那个闪耀着的光芒。

快觉醒吧狛枝。


评论 ( 5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