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3)

3p

强ooc请注意。

毫无负面状态阳光的日向君,不带感啊完全不带感。

我要写的才能与杀手的修罗场去哪了?!

手机码字,欢迎捉虫。

----------

为了能肯定自己的猜测并找到更多证据,从而进一步推导有关对方的情报,狛枝不只把一发击中要害作为目标,更多的则是试探性的攻击。


从未接到过这种类型的任务,较为生疏的技巧还有待练习。


最开始是用装着塑料子弹的小手枪射击来观察日向的才能常以什么形式在怎样的状态发挥出来。


但果然经过他手都变得肮脏的不幸子弹与玩具手枪连让日向做出如第一次或第二次攻击时那种出色的躲避动作都无法做到,往往突然起了兴致故意在看书时摔下床学习时滑下沙发吃饭的时候滚下椅子就能躲开。


虽然偶尔会撞到哪里,姑且还算是毫发无伤。


日向君完全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这是他身体「故意」使然的。想破脑袋都想不到那是某种才能导致他屁股那么滑的吧?


看着日向现场直播希望的摔跤姿势确实很有乐趣,但被拿着扫把指着自己的清洁工阿姨数落不准像十岁小孩一样往别人家里扔垃圾就不那么愉快了。


硬制因使用多次而卷翘的扫把毛上的灰都甩进眼睛里了,是充满绝望的状况。


除了需要避开十一点为保证业主安全而拿手电筒照遍各种隐蔽草丛角落,寻找可疑人物的门卫以外,每一天都在日向的屋子周围活动,为了改变装束他可花了不少时间。


对于曾帮助寻找小狗过后常常碰见的惯例遛狗的那位步友每次见到他都说着『初次见面最近新搬来的人不少啊』这点他很满意。


一直用低杀伤力小型武器攻击的他没法得到更多情报,但至少推测出日向君的防卫动作是由攻击性决定的。区别杀伤力再分别做出不同的动作这道多余程序一定是有原因的,在发出攻击与躲避攻击这一段短暂的时间非常宝贵,就连充满希望才能脑回路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日向君稍稍耽误以零点几秒作为基准的单位都会危及生命。所以一定是有一些令这道程序成为必要条件的限制,至于是什么限制还不能妄下定论,任何缺少情报而下的主观性可能错误的判断都会增加失误率。尽管刻意控制的动作会因为这是〝猜测〞而没有失误,不过下意识做出的细微动作就不一定了。对于无法控制变量过大的幸运与不幸的他来说,这样的动作都会造成蝴蝶效应而发生预想外的事件。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完成委托任务,这种事件只能说是不幸。


话虽这么说,毕竟还是没法拿着引人注目、装载着会因冲击力而启动的火药的大号集装箱往人家头上砸。那样得到的可不仅会是数落这么简单了。根据十岁幼童火海逃生经历拍成的电影的上映,那样的未来还真是等不及了啊。


抱着不着急慢慢来的心态等待着,机会也不是没有的嘛,比如现在。


这个难得出来散步的宅童正蹲在大片草地边逗猫咪,上次见着他对他乱抓乱咬的那窝相性不太好的猫咪正乖巧地臣服在了日向君软乎乎的手指下,一会被摸摸肚子,一会被挠挠颈窝,一会被顺顺毛,舒服得直伸懒腰。他们似乎对日向君的手指欲罢不能,就连被碰到耳朵里边与尾巴尖这样的敏感地带也没有翻脸。


逗猫者本人也很开心的样子,被他所看不起的草绿色的眼睛被迎面的阳光照的亮晶晶而又有透明感,特殊形状的瞳孔因不算强烈的阳光而稍微缩小。即使眼睑因注意力都在下面的猫咪上而低垂着,也能看见眼底更接近于蜂蜜色的部分如泉眼般温柔得好像要渗出水来,漂亮极了。


「不会高兴太久的。」


就算砸不死人也该头破血流吧?


狛枝看向自己早就垂吊在直杆式路灯弯曲部分的加大号南瓜饰品,笑眯眯这样恶作剧地想着。


那个南瓜在上午来这边时就被吊好了,凭着翻墙时被门卫发现追赶出了一身讨厌的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另一处方便非法进入居民区的地方的不幸,这个南瓜一定会在日向君逗猫时掉下来。


掉下来的话可不是光被砸中痛个半死那么简单。南瓜的中心被挖空,作为替代在接近底部的部位放了一块厚重的硬石板。不至于到砸死人的程度,杀伤力却绝对足够可以令人脑震荡或颅内血肿。


是绝对可以诱发出某种才能的杀伤力。


看吧。


那根栓住南瓜的黑色细绳本来支撑住这样带着大石块的南瓜重量就有点勉强,几只猫在滚来滚去互相追打的时候还多次撞在了细直的杆上,它开始轻微摇晃起来。


要断了。


〝啊,猫妈妈!〞


日向的带着惊喜的呼声让狛枝的视线从细绳上转移下来。果然,一只脚掌周围的毛是黑色的白猫朝这边走过来,她与日向一样蜜色的眼睛里满满地流转出对孩子们的宠溺。


一样令人烦躁的眼睛。


阳光下蹲着的孩童微微转过一边身,脚尖朝着猫妈妈的方向,反手如捧起一位女士的手朝着手背做吻手礼一般,小心握着那只奇特的脚爪,拇指无意识地逆着毛发生长的方向摩挲着上面的柔顺。


〝叫你黑袜子好不好?〞


不出所料的话目光温柔似水的猫妈妈会用抖抖毛的方式表述同意的话。


突然发生的情况打断了接下来的「不出所料」。


原本正窝在地上的撞柱子游戏参与者之一倏地从充满空隙、对他来说过高的植株间起身,在易变形的鸭绒被上一跃而起般向猫妈妈冲过去,本想挂在她身上,可能是发射角度不太对,他硬生生地就这样越过猫妈妈,滚到了日向家附近绕着的河道边。半边身子都悬空了,脚掌反射性地在阻隔水面边上的壁蹬了一下,一起身就会掉进去。


咦,昨天那条差点踩空的狭窄小溪。


啊哈,这只顽皮鬼是该落入水中清醒清醒了。


顽皮鬼刚想起身,与狛枝一样看着这一切的日向急忙起身,以堪比那天躲子弹的速度跑了过去。


狛枝还没来得及吐槽「充满希望的才能是用在这种地方来的吗」心里就闪过另一个念头。

断了。


在日向抱起即将落水的小猫的同时,那个看似是庆祝万圣节的大南瓜掉下来,接触地面的同时底部碎的稀巴烂,并伴有硬物撞击地板的声响。


〝硄--〞


日向闻声转过头看到碎了的南瓜,又望回怀里的小猫,毫无危机感不在意地说出不符合脸上笑容的话:〝真危险啊。〞


谁知道他在说自己还是那只猫。


狛枝神色丝毫未改,做出漂亮的躲避动作是一回事,但这是除了前两次精彩动作以外的另一种才能,之前滑下凳子之类的〝意外〞也是如此。不过现在该说是〝必然〞了吧?作为南瓜没有砸到日向君的头的不幸后的幸运,他对这几天获得的情报可以下总结出的定论了。


日向君所拥有的才能,可以肯定的是军人的反射神经与速度,与他不相上下的幸运。未确定的是吸引动物的饲养员、具有强大学习能力的神童、能做出世界级饭菜的厨师、隐藏气息的欺诈师。暂且定名为超高校级的「xx」。


这样多关于某方面的才能,身为十岁小孩的日向肯定不是天生拥有的,于是猜测是人工置入形成的。想必也是父母是疯狂科学家把儿子推上手术台做大脑开发之类的展开吧?


「人工希望什么的,就不需要在意这么多了吧。」


狛枝从来对此嗤之以鼻,这次也理应是这样的。


接下来...


目送着身上跳跃着从树缝间洒下阳光的孩童走远,他从不远处花坛后的阴影处走出来,逆着阳光反方向朝日向家走过去。


窗户少见的都关上了。人工希望的日向君从来就没有作为人工希望的自觉,毫无警惕心,现在这样才对嘛。


虽然这种程度的锁随便一撬就能打开,之后还能继续用。


与上次进入这间房屋一样,狛枝从书房进入家中。在各个房间里回收了特地被他计算角度扔进角落的各种小型针器子弹小刀后,经过客房,对这间屋子已经熟悉过头的他毫不费劲地找到了饮水机。


在朴素的布质挎包中轻轻使用食指与拇指拎出一小瓶暗色瓶身、没有任何标识的小瓶。仔细看倒是有撕扯后依然沾在上边的白色薄纸,粗糙而空白一片,上方还有被指甲刮过的痕迹,没有留下任何打印的字迹。


饮水机旁边的杯盘里放着各种图案大大小小的杯子,其中一个草饼图案的杯底有无法饮干净的水迹。其余都是干燥的,带有未经使用过而产生的些许需要认真搓洗才能去除的黄色污垢物的。


虽然正确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但每一个都涂上毒药好了。


随意地拉开下面柜子的第三层,同样也倒扣着几个静置在杯垫上的杯子。这里的杯子甚至带上了陈旧意味的尘埃。


也全都涂上了。


距离日向君绕完小区这一圈还有5分钟。


目光一转,打开厨房里的碗柜,碗口刀叉筷勺也仔细地不放过每一寸。


锅里也倒上一点,看上去像没烧干净的油。爱干净的日向君或许会洗一洗,但或许在那之前就因为散步后的口渴直接用杯子喝水中毒而死了。


以防万一嘛。自己可是亲眼看过日向君有多么幸运的。但没有比谁更深知幸运的运转体系的他清楚地明白幸运后总有不幸,前几天日向君已经耗费过大量的幸运偶然地躲开他的攻击,所以所有都不中是不可能的。

日向君的幸运是自己的不幸吗?


地上有点滑。狛枝再次经过书房时差点滑倒,已经是回南天的时候了?


没有时间再想那么多,因为他已经看见远处日向君头顶的呆毛了。将窗户都关上后,非法入室的身影敏捷地消失在了角落处。


狛枝没有再回头。也许是对自己这次得手的信心,也许是不忍心看到孩童倒下的姿态。


谁知道呢?


第二天再来收尸吧。反正日向君没有朋友,是个家里蹲。在厨房中毒倒下后平躺或侧靠着的地方都是视觉死角,碰巧经过从阳台的窗口望进来也不会发现尸体。


...那为什么会预备着客房与那么多的杯子?

----------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

狛枝你是在搞笑吗((

阳台很长,连着书房的落地窗和餐厅。

路灯下的猫咪和走失的小狗在第一章提到过,小溪在第二章有提到过,无聊的小伏笔。有兴趣的可以回去看看。

(猫和狗是我的私心。对不起ry)

至于指甲刮过的薄纸,因为我在紧张时会抠笔上的标签,就套到狛枝身上了。那是以前在杀人时下意识的紧张而留下的印记。

实际上我本人的习惯是用杯子碗或筷子前都会冲一下,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是这样。锅就不一定了,因为它大嘛我懒。

狛枝想象的日向君完全和我相反,不高兴。

至于为何反复提到锁那么容易撬,当然不是因为日向君家里太穷没钱买好锁。

嘛。


评论 ( 6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