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 (2)

怎么改怎么不满意(

趁着开学前继续胡作非为。

------

2p


手在意料之中被抓住,眨眼间眼前的景象就变为了天蓝色的天花板。


狛枝稍微扭了扭头,日向被他所看不起的棕发刺在脖颈,痒痒的。他强压自己想去揉揉它的欲望,侧身查看日向是否醒了过来。


闭着眼睛睡的安甜呢。


果然。


对方像是怕一只手制服不住他,使用两只手紧紧锢住拿着水果刀的手腕,附带着全身的重量压了上来。尽管本人并没有醒。


与狛枝猜想的一样,日向是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十分专业地保护自己的。用「专业」这个词完全不为过,第一次在专注地看书的时候居然还能无意识的探知身在远处的狛枝手指的动作和枪口的指向,从而判断开枪时间与弹道。提前做好准备躲开子弹并消失在瞄准镜中后又闪身躲避在拉着三分之一的窗帘后,在狛枝的眼睛离开瞄准镜时寻找他的盲点若无其事地去倒水。


所以才会导致对方突然消失的错觉。


根据他当时的表情来看,似乎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书甩出去,踏着那样的走位去倒水。甚至连曾经做出那样精彩的动作也不知觉。


这次在陷入深眠中感到刀锋接近身体时传来的杀气与划过空气时的凉意,判断自己的用刀力度,快速在一眨眼间做出防卫动作,感到狛枝的肌肉松弛后就放松了力度,倒下来的同时在他怀里寻找到最舒适的位置以防自己醒过来。


看来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


狛枝突然发现自己的侧脸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被他那根硬直的呆毛划伤了。


有点厉害啊。


现在的日向缩着身子,一侧的肩膀抵着他坚硬少肉的肋骨,刚才还紧握着狛枝手腕的手在落地的一刻就松开,原本两只较他略显短小的手臂因为先前的动作而伸直,此刻放松了的手指尖触到他硌着地板而弯曲的手臂相连的掌心,同时身子温暖的温度透过他薄薄的T恤传递过来。


狛枝努力忽略自己冰冷的身体被温暖时和软乎乎的手指触碰时不可思议的美妙感,这样理性地分析情况。


翘起嘴角,微微喘着气。咬着牙不让自己因为兴奋而发出奇怪笑声而吵醒日向,憋的很辛苦。幸好日向是真的睡熟了,在〝枕头〞传来因激动而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和大口呼吸导致的起伏震动时,只是要压平枕头的皱褶般往上蹭了蹭,没有醒来。


「太棒了日向君!!多么美妙的才能!!我这种渣滓竟然能触碰这样充满希望的日向君,接下来被花盆砸的头破血流都不奇怪了!!」


逃避着内心中突然出现的某种奇妙情感,狛枝掏出随身携带的纸巾把脸上和呆毛上的血擦干净,轻轻地把日向抱回了沙发上,拾起书盖回他胸口,并把手放回书上,完美地还原了原先的姿势。甩了甩因自己发愣而被压麻的手,进入之后没有人再来过的卧室将子弹取了出来。


啊哈,这木板材质倒还不错,竟然没穿。


没办法,仅凭身上的工具无法修复这个洞,就先这样好了。


销毁一切有人进入过的证据后,狛枝从阳台翻了出去。


不过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蹲在日向看不见的视觉死角等待着。


忍着不去拍打蚊子,到晚饭时间已经生理性饿的肚子响时日向总算是醒过来了。


等等..出来时似乎忘记关窗了?


当对方的疑惑神情再次出现时,狛枝继而发现了自己的疏忽。正懊恼的时候,日向并没有去调查哪里,而是转身去了厨房。


...也许刚刚是在思考晚餐该吃什么好,自己想多了?


回去关窗也只会增加疑点,还是就这样算了吧。


回忆起刚刚不妙的温暖,狛枝又开始愣起神来。闻到厨房窗口传出来隐隐的菜香味,他才想起该离开了。


明明只是想确保计划不会出错才留下来确认日向的动态的,为什么那股妈妈的味道会越来越浓烈?不如说为什么会在十岁幼童身上闻到妈妈的味道?


当然不是指香水的味道。


若要再确切一点的说,是家庭的味道。


狛枝没有按进阳台时的正常路线走,而是没有视觉般直直地向前面日向家附近的盘绕着的一圈狭窄小溪走去。


思绪好像快被那很久都没有闻到过的在家庭氛围中常絮绕在鼻子周围的菜香、没接触到过的充满温暖的人体温度勾走了。


在没有看路的情况下张开腿要跨过小溪时狛枝差点踩空掉进去。


非常久远并曾努力剔去的回忆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脑海里。幼年的自己常如日向君那样蜷缩在爸爸胸口,或枕在妈妈膝上,嘴角时常带着只有感到幸福时才会出现的甜蜜笑容,耳边听到亲切的呼唤着名字的声音。


他真的想要这种命悬一线的职业?


每当这么想时狛枝就会回答自己「一切都是为了希望啊!!」,但刚刚在日向的身边的他感到了对献出一切成为希望踏脚石心情的动摇。


明明只是个十岁幼童,甚至从未说过话。


冰冷子弹从耳边擦过的呼啸声,死神在背后踏步接近的脚步声,他需要的从来不是这样诡谲的声音。


〝凪斗〞。


刚刚在接触到温暖的一瞬间听到了只敢在梦中出现的家人的呼声,耳根久久不散嘈杂的电视声。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也突然难得放松下来。


所以才会忘记关窗吧。


被擦破过许多伤口的心突然得到了治愈,本以为已经习惯孤独的狛枝明白了一件事。


孤独是没法习惯的。


要看到最高的希望而从事这个职业是注定要孤独的。


杀人后出现的罪恶感导致的紧张,会令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血管扩张、血压升高。还会产生头痛、烦躁与胃病等病症。为了抑制住这些症状,必须要和任何人都保持良好的关系并做好心态体态的调整。


但同时他没法对任何人坦诚相待,刻意地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就算有最好的朋友,在他面前也不能显山露水,这样反而比彻底远离要难受得多。


无论是做久远的有关家庭的梦也好,对日向君身上家人气味的依恋也好,这样放松着神经的自己并不是对希望的亵渎,也不是不再热爱希望。


那是人的天性。


因为人无法独自生存,必须相互依附着支撑着才能活下去。


接到这个任务本身也许就是最大的不幸,这么想发生怎样的幸运都不奇怪了。


既然怎样都无法从幸运与不幸的漩涡中逃离出来,就沉溺进去好了。


越在不安的时候就越会采取行动来填补掩饰自己的慌乱。


一起来玩游戏吧?日向君。


-------

狛枝到底在想什么啊完全不明白!

感觉太温和了..?

人越在不安的时候就越要采取行动,

结果这个行动,往往都是错的(.

人无法独自生存的那句话其实出自于日向君在第一章看的那本让五十岁男人哭泣的书,猜猜那本书的名字是什么?有谁看过吗ww

其实是一份直白的安利。(实话

设想之后大概还会提到这本书。


评论 ( 18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