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日】游戏

怎么吃都狛日不足就擅自开坑了。

大概算是处女作?事实上lofter到底该怎么用我都还不知道。

无论是杀手还是狛日都是自己写来爽爽,会非常糟糕。

一点科学性也没有。

各种意义上的第一次,所以各种方面都非常苦手..嘛。

双方都互相被掰弯的故事,但可能比较慢热?

架空 杀手狛x(幼童?)创 ooc严重。

杀手素养什么的完全不懂(.)

注意。

-------

1p


狛枝将准星对准卧室中的棕发孩童的太阳穴。


孩童带着温和的笑容侧靠在床沿,手中不算厚重的蓝色封面的书又被他翻过一页。


凭借着瞄准境他看到了印在封面上的书名。狛枝顿时想起前几天还在网上看到过卖这本书安利的人,叫嚷着强推啊啊啊,似乎在畅销榜上还名列前茅。


但它的适读年龄绝对在这样小的孩子之外,要是让那位发出评论的50岁的中年男子知道这本令他痛声哽咽的书本正被一个十岁的小朋友带着笑容津津有味地读着估计会再次掩面哭泣的吧。


嘛,怎样都无所谓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


对面的这位幼童就是狛枝这次的目标。已知的情报只有姓名是日向创,年龄是十岁,喜好为草饼,胸围91厘米。因为最后的这条信息他特地留意了一下对方瘦小的身躯。


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委托人给出的情报失误的这样厉害。


狛枝调节着距离补偿旋钮与风偏旋钮心里抱怨着。


完全不明白这样容易得手的目标任务限定时间怎么会这么久,这个小区是刷卡制的,非居民合法进入必须联系认识的居民到门口接应。但地面下是停车场,对停车场的门卫说一声理由与拜访地址就可以进来了。虽说地下与地上唯一作为正常通道的电梯也要刷卡,可停车场与居住区内还开了个观赏性质的大洞,他踩在自己的车上,勾住排水管道,在护栏外的小块空地蹬了一下,在另一只手拿着枪的情况下轻松地就翻进来了。


谁说一定要用正常通道进来的?


若不是委托要求不允许攻击除目标以外的任何人,还要在目标不知觉的情况下解决掉对方,任务也许会完成的更快。门口那样的垃圾再多几个也没用。即是是像他这样的渣滓也能毫不费力的几个手刃干掉,连作为希望的踏脚石也不够格。


最方便的是这里面一个摄像头都没有,房屋密度也小。何况对方只是一个十岁小孩。本来他还稍微抱有一点期望,日向君有可能有什么特殊之处?抱着想要活下来的念头垂死挣扎时也许会迸发出希望的强烈光芒呢?见到对方后才发现完全是想错了。


平凡的棕色头发,平凡的草绿色眼睛,身上没有任何才能的气息,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那根硬直的呆毛,毫无疑问是最普通不过的普通人,绝对会一枪暴毙的那种。


说起来报酬支付的方式也有点奇怪,一般都是在目标确定死亡后才支付定额的报酬,但这位委托人是按照暗杀次数支付的。仿佛是希望你失败的次数越多越好,这是在看不起他吗?


既然是作为酬劳这么高的目标,就给他好好像样地拿出希望来啊?!就连早起都做不到,牙刷用的也是毫无希望的赠送品,面包不烤一烤涂上果酱居然也能吃?亏他还特地观察了这么久,结果连看的书也是随便从畅销榜上选的吗!!长得毫无希望的人就稍微做些有希望的事啊!!这样连扣下扳机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这种人连耍小聪明故意多失败几次赚经费的价值也没有,赶快解决掉接下一个任务吧。


虽说是这么想,狛枝还是好好确认了各方面都没有问题才开始下手。这样毫无希望的人还不能一发入魂,或者被其他的居民发现了即是是作为垃圾也简直侮辱自尊。

「毫无希望的人,就毫无希望的死去吧。」


〝砰。〞


经过消音器后轻微的枪响传入耳中,对面倚在床沿的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消失在瞄准镜中,原本手里捧着的书顺势被甩在地上,蓝色封面因用力过度飞起一侧,露出褐色的纸板。那枚子弹就这样狠狠嵌入厚厚的床板中。


〝诶...?〞


狛枝连忙调整瞄准镜的倍率,想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没过一会,目标又出现在了视野中。


日向拿着一杯水,皱着眉头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书,好像自己也在疑惑刚刚发生了什么。在拾起书并细心地将折上的皱痕抚平后,便带着书慢悠悠地喝着水离开了卧室。


刚刚那样的速度...


〝这才对嘛日向君!!这才像一个非常棒的充满希望的目标应有的姿态啊!!你身上到底有怎样的才能呢?!我还真是幸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那样的希望更多更多地让我看到吧?〞


远处观察着这一切的狛枝在对方关上卧室门后放下狙击枪,就这么趴在台阶上环抱着胸,埋下头旁若无人地大笑起来。


那样的速度正常人是达不到的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日向君?


「不好,有点兴奋了。」


        察觉到唾液分泌的快了起来,观察到四周无人后他把狙击枪放入枪袋里,用风衣掩盖住大部分,仅在下摆露出黑黑的一小截。轻轻从距离日向家不远的未售出房子的花园里翻过栅栏跳了出来。通过进来的洞口把枪竖向从早就敞开的天窗抛到车内坐垫上,再直接翻过护栏跳下去,勾住排水管道往车的方向荡过去,准确地整个人从脚开始滑入天窗,踢在前面驾驶座与副驾驶座间的扶手上后顺势仰倒在了后排座位上。


        这次似乎有点幸运过头了吧?最好的狙击位置所在的套房无人居住,发出那样渣滓般难听的笑声没人投诉,路上也没有被小石子拌住摔跤,水管也没有意外被压断,最重要的是看到了日向君身上可能存在的希望。


接下来发生什么不幸的事都不奇怪了呢。


狛枝摘下帽子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脱下宽大严实的风衣,露出朴素不惹人起眼的常服。将枪支藏在脚垫下后爬到驾驶座上踩满油门向出口冲过去。


再不出去会被怀疑的,看二手房看了一整个上午也太久了点吧?幸好进来时以防万一对门卫说的是看友人的房子,那么就扯一个不小心坐下来喝了几口茶的谎好了。


顺利地骗过门卫并微笑着对他说了句万圣节快乐,狛枝将车开回了自己家。等待到门卫换班时间,换回自己常穿的55号绿色外套拿着袋喜欢的面包又再次出门。


这次是乘坐地铁过来了,还好日向君的小区离地铁口并不远,不然又要出一身讨厌的汗了。


非常奇怪的是,之前的幸运居然还没有透支,他顺利地找到了一处隐蔽在绿化带内方便越入小区的地方。


在别人家靠绿化带的小块花园中静悄悄地在不被主人发现的情况穿过,并打开后门走了出去。现在看上去顺理成章地就像一个正在散步的人的狛枝悠闲地在日向的屋子周围打着不规律的圈,却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室内。


透过四处都有的窗户很容易地观察到日向正坐在书房内学习,他决定从熟悉这个小区开始边等待机会。


非常有耐心地时不时晃来晃去,吃口面包,坐遍了小区的亭子,在路灯下找到了一窝猫咪,还帮走失的小狗找到了主人。快要落日的时候,日向歪头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似乎是深度睡眠的样子呢,真勤奋啊。


心里说着好机会,狛枝戴上手套,轻巧地打开纱窗,跃入阳台。


阳台与书房以一扇落地窗相隔,狛枝从浅色小包中拿出工具箱,撬开了窗一关上就自动锁上的锁。


尝试关上又打开,还能用。


这锁实在有点劣质啊。


从厨房里拿来水果刀,准确地比划在日向的心脏前。

他不经意间瞥到了日向的脸。橘色的光辉挥洒在孩子身上,脸上细细的柔软的绒毛被照耀得一清二楚。从远处看不到的睫毛意外的很长,眼睑静静地覆盖在形状漂亮的眼球上。嘴巴微微张开,观察得到淡粉色的舌尖与乳白色的虎牙。


不太好了,自己居然会觉得身为目标的日向君有点可爱,有点职业素养好不好。


想转移目光,不小心又看见了盖在他胸口的书。


轻柔地移开日向的手,翻了翻这本书。这不是大学课程吗?书上勾勾点点的标注了许多笔记,日向读到的那页的笔水是刚刚写上去的。那么就排除故意伪装的嫌疑了。


居然是个大学生!难道日向君意外的是个神童?!啊呀那还真是小看他了。才能的气息倒还隐藏的很隐秘,别的方面蛆虫般的他不敢说,但憧憬着希望的自己都察觉不到,莫非欺骗伪装这方面的才能也有?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能耐吧。」


狛枝挑起一边眉毛,像是迫不及待要知道结果一般,又或是掩饰杀手不该有的内心波动一般,迅速刺了下去。

锋利的刀刃划出一道优美的银光。

-----

在开学前开坑的我一定是疯了。

考究什么的已经放弃了。狙击枪的使用方法什么的完全看不懂 哪位了解枪支的能稍微给我科普一下啊..(xxxx

我已经看到全篇伏笔的结局了。


评论 ( 14 )
热度 ( 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