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whiskey and morphine

© ILLEGALARGUMENT
Powered by LOFTER

告别信

在最后一个能独立思考的片段,我感到痛苦又不甘。你是我的双胞胎,生于同根又死于同根,我却很难给你一些精神上的勉励。在这最后的时刻,即使无用又匮乏也好,我想和你说说话。你与我二心同体,但处在艰苦环境中的你能想起与我有关的回忆,也只是徒增混乱而已。至少,具现话的字体富有逻辑和实体,给你带来的启示或许能比困扰要更多吧。

我首先想让你铭记的是宽容。你千万不要忘记了尼尔,忘记了我们的情感与初衷。荒原狼的幽默也好,你怎样理解宽容都行。你可以评判他人,但一定要包容他们。如果你忘了,你可以想一想你的长辈,他是如何评判,如何包容,如何待我们的?“聪明人必须培养出一种镇定,在我看来即是宽容。但我能说什么呢,你聪明过人。”

第二,你不要忘记疏远他人。我指的是群体里的他人。我明白这很难,但你不能被他们影响情绪,影响思考。在包容他们的同时,你不能与不正确的人共鸣。你要记得你容忍痛苦的目的,既然你和我已经下定决心,去找自己想走的道路,那就千万别让这份痛苦白白浪费。

脑子混沌时,想想我们的远山吧。她的声调,她的思考,她的情感,她让我们平静下来,回想起我们拥有的敏锐,回想起我们的力量与决心,回想起我们所拥有的创造力。她永远如此,不会改变,就像对你诉说着这一切的我一样。我们永远是你最后的退路。

我想要和你合二为一,相信这也是你以及大家共同的愿望。这是我们成长与超越的路上必须逾越的障碍,很辛苦,但一切都将会是值得的。任何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去找她,去找那些曾给予我们力量的人。我们会给予你鼓励,给予你爱。

我们一定会再见。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