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whiskey and morphine

© ILLEGALARGUMENT
Powered by LOFTER

[神学校/尼麦]橘色背影

一个原作中未描写的尼尔线片段妄想

与其说是尼麦,不如说是对“坚强的温柔”的单方面狂吹,因为很短又没什么内容,如果可以,还请用放松的心情随意阅读。

-

“好了,你也差不多一点,送我到这就可以了。”

“啊?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在你这过夜,”他动作顿了顿,这么说着就要朝我家公寓大门迈步走去,我心里抱怨着这下麻烦了啊,边急忙阻拦他:“我是说你帮我把那个人赶走,我就和你约会,可谁也没说你能来我家过夜吧?”

“唔,原本说好的确实是这样,可傍晚时你也没反驳吧?男人啊就要说到做到,这可是尼威尔家的家训!”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苦涩,但仍然温柔地低头望着我。沿路上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轻柔地抚上我的头,在时不时有寒风刮起的夜晚里感觉非常温暖。

我装作生气一般地扭过头去,用手扫着不干净的东西一样皱起眉:“那样的话,别做不想做的事,这也是尼威尔家的家训吧?谁都看得出来啦,你那副样子。看电影的时候也是,明显没好好在看剧情吧。最后那个镜头是怎样的?回答的出来吗?”

“这还是很简单的!一点透视的镜头,就算是我这样没有艺术细胞的人,还是觉得很不错啊。...骗你的啦。”尼尔收起那一脸坏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因为你一直说想看这部电影,我就陪你去看了,其实之前有看过一次的。今天确实在想别的事情,抱歉啊。”

“那好吧,我改变主意了。”一看见他那双在黑夜里仍然熠熠生辉的双眼,就能想起白天那无边无际的湛蓝天空。光是他坦率地笑着冲你微张嘴,露出洁白的牙齿,发出轻柔的“嗯?”的声音,就足够让人忘不了太阳那温暖的光辉。我实在无法拒绝这样的他。从这个方面上来看,下午那个面露戾气的演技也实属了不起,明明之前在酒吧里还开玩笑似的说,别提起我的黑历史啊。谁都知道,这个男人是不可能无故做出那样的举动的,简直像是个笨蛋一样。我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漫无目的地开口:“要是你把你今天烦恼的事情告诉我,我就让你进去。”

“这个...哈哈,可能有点难办啊。”

我打断他调皮地打马虎眼的话语:“那这样吧,答应我,之后你对那个金色头发的少年道歉,我就让你进去。”

他明显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拿食指没有礼貌的指着我:“你你你——”

“你想问我你怎么知道?好啊,我就告诉你。你的演技确实值得夸奖,但对于了解你的人来说,再怎么糊弄也没法糊弄过去的啦。‘他一定是在为我着想’,这样。一定在最开始就知道你想做什么了吧。”

“哎?嗬?是吗是吗,在你眼里,我这么温柔啊?”尼尔开朗地笑了起来,之前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但他摸上下巴的手骗不过我,那个动作是他开始思考的象征。见他这样,我稍微放心地笑了笑。

“yes sir!之后保证完成任务!所以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吧?外面这么冷,再吹可要感冒的唷。”

看着他精神的模样,我环抱着双手靠在门框上:“不要,我又改变主意了。你果然还是乖乖回学校吧。”

“不要这样啦~你忍心看着我这张英俊的脸冻僵的模样吗?不忍心对吧?至少让我进去喝一杯暖暖身啊,你这藏了一些好酒,我可是知道的。”

我只是这样看着他,没有说话。深夜昏黄的路灯照耀下,他被渡上薄薄的一层光。他深红色的发丝在边缘处变得透明,变成像晚霞一样耀眼的橘色,就像燃烧着的火焰,坚强而充满力量。光将他的边缘都模糊,只是看着这样的他,我的眼里几乎就要泛出泪水,好像是要为影子更甚一层地添上柔软的色彩。

“喂——你究竟是怎么了啊?啊,难道说!你喜欢上麦克尔了?这么关心他?可恶啊,就算是我,听到你这么说也会寂寞的啦!我绝对不允许哦!像你这样的老女人居然要去勾搭那样纯真可爱的少年——”

我毫不留情地踹了他的小腿一下,他立马夸张地哀嚎着好痛好痛停下了一张一合的嘴,我没好气地说:“现在在我面前想起来要说实话了?我记得你刚刚还监督生监督生你怎么还没走地叫他啊?再说了老女人又是怎么回事——算了。”我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尼尔。还记不记得上次你说要来我家,我拒绝你的理由?你啊,明明是个那样坦荡又直率的人,却让人觉得很难靠近你。”我的语气本来应该充满苦涩,但我一看到他那双空色的眼睛,我自己的嘴角也不由得带上了笑意,“你这个人,唯一会脸红时就是在别人想了解你的时候啊。没带镜子真是可惜,刚刚我叫你去跟那个叫麦克尔的少年道歉时,你的脸红的像个猴子屁股一样。”

“啊?!真的假的啊?我自己怎么没感觉?”

“你一定是属于那种脸红了却不烫的类型吧。”

他一脸要逗弄我的表情,眼睛却直直地盯着我,嘴里吐出的话更是沉静而认真无比:“我发誓,我之后一定会去和他道歉的。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啊。真是的,本来还想着至少得让你开心,搞砸了啊。”

他沉默下来,欲言又止地想要说什么。

“...监督生很了不起啊。暴怒着耽溺着的我,除了那个笨蛋牧师也没有哪个人会敢来说三道四吧。即使是牧师也差点被我打个半死,他却站在我前面,张开双手,说什么不能制裁于他人,真是的,把主的话都搬出来,这个臭小鬼。搞得我差点就放弃了。”

“...因为他相信着你啊。你不是牧师吗?教育人的话说得一套一套的,别让我把它们用回到你身上啊。”

他轻柔地笑出了声,温和地看着我。这个人一定没有想到,他的身影是如此的坚定和充满包容,能多大程度地改变一个人,又是怎样轻易地教会人如何去爱的啊。光是看着那样的姿态,就让人生不出狭隘的嫉妒心。

“那么,我也该回去了。无论如何都不让我在这过夜,真是个小气的女人啊。”他嘟着嘴,往斜上方看去,就像个赌气的小孩子一样。

“你稍微等等。”

我快速地爬上楼梯,从家庭式吧台里拿下来一瓶酒。这个人垂涎已久的那瓶陈年老酒。

“给你。回去开了喝吧。接下来我们可能也少见了,这个就当送别礼。”

“...唔哦、这样真的好吗?今天的你真不像你啊,平时明明都那么不可爱的。”他拍拍我的头,可能——不,是一定察觉到了我眼神里的不容拒绝。于是他没有推脱,爽快利落地接下了那瓶酒,“thank you,我的lady~”

被他发现了啊。我的脸微微发烫,对着他离去的背影挥手。这样一个奇特的人,连冲着他离去的背影悲伤流泪都做不到。希望他永远能幸福。我的心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

评论
热度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