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演绎法]夏洛克和乔恩的交心小剧场(S01E01-08)

一个整理。关于基本演绎法里福尔摩斯和华生交心小片场的台词记录,以及一些小细节和个人感想。

本来整理来只是要学习这种,一段关系逐步升华,并把细节融入点滴之间的小技巧,但整理着整理着自己都再一次被他们的人格魅力和搭档情谊感动到,而且有很多现实意义的启迪性,到最后我的目的性也不那么明确了。发出来存个档吧。

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把这个当做分析看,我的遣词大多都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灵魂伴侣害人不浅啊......这就是头脑一热的产物。

可以不看我迷妹一般sb的感想...来找语录的只看加粗就行。

S01E01

福尔摩斯:你是要去祭奠死在你手术台上的人。

华生:太难以置信了,你竟然可以光看着别人就读懂他们。我注意到你这没有镜子,你看到自己就知道你注定要失败。

我们在第一集就能看到夏洛克天性上具有的善意,他自己也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去,所以他明白这一切对于外科医生来说是不能被撕开的伤疤,或者说在此时他感到的更多只是“说出来的话会很麻烦”,不管怎样,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乔恩开始讽刺他“善意的谎言”,并把这当做一个推理错误。于是夏洛克开始喋喋不休地把自己的推理完完本本地说了出来。

乔恩拥有相当的自尊心,夏洛克的过分自信刺伤了她,这也是他在最初的臭毛病之一,正如他刺伤所有过于接近他的人一样。于是乔的矫正方法之一出现了(当然她是真的感到生气,两人都是无意修补这段关系的):放置play。夏洛克不得不放下自尊心承认华生的功劳“我对自己乱发脾气感到难堪”,乔很快对他柔和地微笑,并答应了他的请求。

令人惊奇的是,在夏洛克撞坏了乔的车后,他进一步对他揭伤疤的行为表示抱歉,并对乔向爸爸为他求情的行为表示“我很感激”,我至今仍记得他闪着眼睛微笑的模样,说话的语调柔和的不行,一点也不像一个神经质的天才。如果说第一个道歉是逼不得已,那么这个道歉应该就是他愿意为乔恩做出进一步努力的一个暗示;在第一场案子的中途,他就已经开始有进步了,可想而知乔将对他的个性产生多大影响。

华生:我想知道你在伦敦的事情。因为如果我决定与你并肩作战,我需要知道一切。

福尔摩斯:其实你不必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想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你觉得那样能与我建立感情的纽带,看来你还没有发现,我不会建立感情的纽带。

福尔摩斯:你笑什么?

华生:因为我终于知道那与一个女人有关。你欲盖弥彰了。就和你对那位纹身女士的描述一样,说什么性爱让人厌恶的鬼话。你可以与人深入交流,你只是害怕。

这一段两人的表情表现的实在太好了,夏洛特面无表情,轻轻抽动一边眉头,乔恩则怀疑地皱眉,得意地微笑。夏洛特与乔一样,被触及隐疾时就会开始感到不适,但双方都会去揭露它们,再尽自己所能为对方痊愈它们。

好笑的是,这两个人对爱啊性啊都特别敏锐,乔恩关于女人的话题一猜即中,夏洛克也总是能看出哪个男人有被乔恩睡过...

另外,夏洛克在看酒吧电视时受到一个表情愤怒的男人的提示,这或许表示他在这时对情感变化并不足够敏锐,只有靠观察和把显而易见的信息加以理性分析,才能得到一种模拟感情的结果。电视和华生都会在这方面帮助他。

值得注意的是,在乔发现什么时夏都会自动出来为她邀功,“华生敏锐地发现...”“我的助手华生...”,老天,那表情太可爱了23333

S01E02

同居纪念日一周,开头夏在第一次互助会上自我催眠,暗示他对此的轻蔑态度。两人开始互相熟悉对方的个性和节奏,奠定了一种互相挑衅互相嘲讽的相处模式。作为守序善良的一方,乔恩跨出了互相了解对方的第一步,作为回报,夏洛克烧了自己的小提琴,黑进了乔的邮箱。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开始管乔恩的男朋友和sexual life...到后来升级到进一步的战争,看这两个侦探把观察力用在互怼上太好笑了。

另外,夏洛克似乎很不习惯鼓掌和握手,这在接下来的剧集中也有体现。

华生:你把自己封闭起来还拒绝能带给你快乐的事情,不是因为这能让你成为更优秀的侦探,而是某种自我惩罚吧?为伦敦发生的事情,你吸毒的原因。我不知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人可能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惩罚自己。

福尔摩斯:其实是有意识的,华生。要是无意识的,就不叫自我惩罚了。

两人在各自的空间里。夏洛克凝视着烧焦的提琴,睫毛湿润。华生听到提琴的试音声,摘下了她的眼镜,露出一抹体贴的微笑。镜头切到褐石屋之外,华生房间的灯光暗了下去,而提琴声一直伴她入眠。

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在感性驱动与理性驱动下,夏洛克的反应是具有极大不同的。在故事开始前,几乎只有艾琳(爱情对他的感性驱动)和他的老爹(愤怒对他的感性驱动)能动摇他那个神经质的形象,而乔恩对他的生活的介入,不仅是为他感性驱动的对象多添加一条,而是添加了许多条,包括警监警探,若即若离的朋友们,说不定到最后还有他老哥。

S01E03

乔恩有一直跟人聊天的习惯,夏洛克表示你这样让我分神,只能我找你说话你不能找我,烦人。华生明显觉得这样不对,急需矫正,她先关心他(“你在伦敦的时候和谁倾诉?”“你脸色不好,今天没吃饭吧?”),再糖和鞭子(“不好意思你在跟我说话吗?因为我刚刚耳朵里嗡嗡作响听不清楚”但还是给他递上一杯饮料) 

简直效果显著...因为下一个场景夏洛克就开始认真听乔恩说话分析了

福尔摩斯:我是今天唯一一个不会撒谎骗你的人。他们告诉你七年前拐走你的人是个坏人,他伤害了你,虐待你,但他也照顾你,对吗?他爱你。我爸在我八岁的时候就把我打发到了寄宿学校,我以前是个万事通,学校里很多男孩都与我为敌。特别是叫安德斯的一个男孩。他用残忍的方式在我身上发泄他的愤怒,当然这跟你经历的比起来算不上什么,但值得一提的是,安德斯越伤害我,我就越感激。他在折磨我的过程中改正我所知道的自身的错误。为我们关心的人干出的事,真可笑。这是他干的吗?那个你关心的人?...当然是他啦,他爱你。

夏洛克开始更熟悉与人交谈的技巧。他站在对方的角度陈述一个对方认可的事实,紧接着以自己的经历(或者分析对方的情感提供一个对方需要的经历)引起共鸣,把自己放在一个更低的位置,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问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提到了爱。

回顾这段的时候我全程“卧槽”,夏洛克的肢体语言也表现的很好,真挚地(以他自己的标准相比)看着对方,语调也十分平缓,一点也不神经质地抑扬顿挫,这当然可以归于办案过程中必要的一步,所以他会尽量认真对待,但他在这个剧情中表现出来的情商和沟通能力超乎我的想象,我更情愿相信他已经开始从乔恩那里学到些什么了。

同样,乔恩也更会忍受夏洛克的傲慢。

华生:好吧,我负责一箱。

福尔摩斯:不不不,那样不行,只有我的脑子才能驾驭那些文件,你可不行。我需要浏览所有的文字和图片。

华生:好吧,那我帮你保持清醒。

福尔摩斯:好的,你知道咖啡的位置。

华生:我不是在说咖啡。

福尔摩斯:whoa,那你有什么建议呢?

华生:我要告诉你一个秘诀,从医学院学到的。

福尔摩斯:...医学院就教你这个吗?

华生:我准备考试或者感到疲劳的时候,我就做一百个蹲起,让我的血液狂奔。避免犯困。我可是毕业生代表。说说而已。

然后夏洛克就开始和乔恩用同样的频率开始上下蹲起23333相信对这一幕印象深刻的人很多,要挑出一个折中方法说服夏洛克可不容易,要耐心地退一小步,再退一小步,最后不易察觉地往前走一步。第二天清晨,乔恩在一堆档案里睡死过去,夏洛克则兴奋地大声呼喊“华生”并告诉她自己有发现了。从乔恩趴在资料里的镜头,我们可以推测最终乔恩还是赢得了驾驭文件的权利,也许只是看夏洛克看过的,但至少这有进步,毕竟未来的某天乔恩可是要包揽一半或全部的23333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夏洛克也承认了乔恩的可贵品质。

华生:怎么了?

福尔摩斯:我好疼。昨晚大概做了一千个蹲起。听好了,我想谢谢你的帮助。

华生:我总是乐于倾听。

福尔摩斯:不不不,事实上,华生,昨晚是我在倾听,我听到有人愿意改变自己去适应一个难缠的人,想让他变得更好。依我之见,这种品质很难得。将来我没准会再听你的话。当然不是叫我节制之类的废话,只是你对案子的看法。

另外私心觉得这样两个人一起通宵办公真是太浪漫了......夏洛克打电话时乔恩还心有灵犀地飞过去一支笔

福尔摩斯:你在干什么?

华生:防止你受外界刺激,是时候补充睡眠了。

福尔摩斯:什么?no,no,no,no,no,no,在解决案件之后,整个人都会很激动,我们要加倍努力工作。

华生:我们?

福尔摩斯:你,我,安格斯。我们三个的组合。你知道我喜欢你的,是吧?(you already know i favor you.Mm?)嘿!不!不!这是......现在我充满了能量,想法,动力!...那是什么茶?

华生:安心睡眠茶。它能祛毒与清理肠胃。

福尔摩斯:现在该是一个真正的侦探查阅旧档案的时刻。万物都散发着崭新的光芒。你会看见的。傍晚前我要解决三个案件。

在茶端过去之前夏洛克就秒睡着了,于是乔恩忍着笑转过身去。

到这里为止,夏洛克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乔恩对他思维敏锐的积极作用,乔恩对他也越来越有一套了,所以他来了一个让人乍舌的真情告白...我很吃惊,但这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明显不当回事23333

S01E04

这一集用了我个人最喜欢的倒叙,和打官司那集可以并称为我最喜爱的两集。这一集两人仍用着特殊的方式互相适应对方,值得一提的是,夏洛克身边的人情商也不低,结尾处格雷森的体贴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但夏洛克太容易“感到难堪”了,他实际上是个相当脆弱的人,一点点刺激都会让他竖起坚固的堤防,拒绝外来者进入他的内心。所以不得不说,乔恩充当康戒陪护这个安排简直是一绝,当一个乔恩有着强势的理由走进夏洛克的世界时,这两个人就会开始像相互作用力一样互相影响。

华生:不好意思,你是想把你的获救归功于自己吗?就在你把我晋升为你的保镖之后不久?

夏洛克:这叫做合作。......干得不错,华生。(不适应地拍一下大腿)你的演绎能力不会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华生:我觉得那是句葬送在双重否定之下的赞美,所以,谢谢。

我如何赞美乔恩的沟通技巧和情商啊...实在太高超了。

 

夏洛克:这是有代价的(it has its costs)学会去看透一切的谜题,它们无处不在,一旦你开始寻找,就不可能停下了。凑巧的是,人们以及可以体现他们所作所为的谎言和错觉是最引人入胜的谜题。当然,人们通常不喜欢这样被别人分析。

华生:...听起来是种孤独的生活方式。

福尔摩斯:就像我说的,这是有代价的。

乔恩面色凝重地出门,看起来若有所思。拷住夏洛克的手铐被撬开,他看着自己的手腕,仿佛在思索他所拥有的力量。

这就有一个问题了,对于这种代价,夏洛克介意吗?他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苦涩的气息,语速也慢慢变缓,我想他如果不介意,至少也是无奈的,他也许甚至想起了失去艾琳对他造成的巨创。毕竟如果艾琳在,他还可以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同路人。我喜欢米福的原因之一就是这点,他看上去比别版的福尔摩斯对某些事情更加敏感。

S01E05

夏洛克开始更多地依赖乔恩,包括述说未成形的推理,倾听她提供的灵感(这次的案件属于医学领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在乔恩报2012年的肾上腺素丢失报告时,夏洛克点头的模样简直乖巧到不行......乔恩也从夏洛克那里学会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他潜意识里已经开始认为乔恩在某些时候很敏锐,而一个有成为侦探天赋的人值得拥有更多自信。

华生:这都是因为你那些小玩笑,运气吧?

福尔摩斯:运气是个无礼的、可恨的概念,认为宇宙中有一股力量帮助你改变事物或对抗事物,太可笑了。白痴才靠运气。

华生:靠实力,行了吧。给我说说。(so that'd be a 'no'.Fill me in)也许我能帮上忙,十二年的训练,记得吗?这是我擅长的领域。

一个萌点,夏洛克在乔恩的好友面前称呼乔的昵称23333可爱死我了

华生:还记得我们在心血管科时,住院总医生常说什么吗?‘运气比实力更重要’?在我看来你很幸运。

华生:我知道什么是不幸。它曾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福尔摩斯:我必须说,华生,我很高兴能瞥见你过去的样子,你的朋友说的对,你是个了不起的医生。

华生:我有过春风得意的时候。(i had my moments)

结尾处乔恩删除自己作为医生的照片,伴随着她的背景音乐很好地诠释了她的心情:hey,i am so weak,its too much to fight off,the past so strong,but now,i cant believe what's happening now.

我们可以想象夏洛克的观念和乔恩原本拥有的是有多大的不同,他的自负给华生带来的是多大的冲击。在开始理解夏洛克的前提下,比起最开始这份自负对她的刺伤,她开始切身感受并认真思索她的现在与过去,包括她究竟该何去何从。在这个场合中,她站在了实力这一边,也许也是从这时开始,她更加喜欢她现在所经历的,逐渐认可夏洛克乱来却有效的办事方式。

S01E06

开头首次正面提及夏洛克他爸的神秘性,当然不算夏洛克表示“我曾拿他换嘀嗒糖”的那次...其实乔恩原剧中对爸爸的态度转变也挺有意思的。

话说这两个人挖对方隐私的时候都一样有劲,锲而不舍,被挖隐私的时候都一样一脸无语,强烈反抗,人身攻击...

华生: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福尔摩斯:我能说不吗?

华生:你害怕坐飞机吗?只是一开始我就不明白你为何要追查这个案子。就你当时所知的,这就是场意外。今早到了失事现场,你有点魂不守舍。你被沙滩上的沙子分了心。还有看看那白板,通常来说,你会把从失事现场得到的所有照片都贴上去。但这一次却只有飞机失事前的图片。

福尔摩斯:我已经研究过那些图片了,没有任何发现。既然你是个有耻辱史的前外科医生而非前心理学家,你还是别分析我了吧。

华生:你是怎么从伦敦来到纽约的?...算了,或许今晚吃饭时你父亲会告诉我。

上集我们提到乔恩开始更多地认可夏洛克所做的,这一集她马上付诸实践,分析了解夏洛克过去的欲望更加强烈。从E01乔恩在夏洛克撞车后说的话中可以推测,她在这时想要和夏洛克并肩作战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在被阿里斯泰尔捉弄后,她明显被这对完全不知道礼貌和常识傲慢又臭屁的福尔摩斯父子给惹怒了。

福尔摩斯:你早就该相信我说的话,我说过我父亲不会来。

华生:相信你?这几周来我天天跟着你,而你却拒绝和我分享一丁点你的私人生活。你知道吗,夏洛克,我不相信你。因为多亏了你,我们还只是陌生人。

然后下一个镜头切换,夏洛克敲疑犯的门,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小表情。在有人来开门前,夏洛克皱着眉头,提提下巴的表情,相当委屈和受伤23333

第二天早上,夏洛克第一次不请自来地出现在乔恩的房间里(乔:holy shit)并努力对她表达自己的信任,乔恩很明白这只是表面上的求和,与实际上了解夏洛克这个人没有任何帮助,于是她没有接受夏洛克的示好。看到伤疤后,她找上阿里斯泰尔的工作地点。

华生:夏洛克没有朋友。

阿里斯泰尔: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朋友,他时不时地出现在奇怪的时间点,提一些过分而且非常特异的要求。

华生:恕我直言,这对我来说不是友谊。

阿里斯泰尔:那你也许该改改你心中友谊的定义了,你不能指望夏洛克福尔摩斯和你其他的朋友一样。如果你那样做,他就会从你的生活中消失,你会因此受伤的。(you'll be the poorer for it)你意识到了这一点,对吗?

阿里斯泰尔这个角色很有魅力,他逝去的那集实在是我最伤心的一集。我想他应当也是夏洛克感性驱动的因素之一。

乔恩找上他时他正从楼梯走下来,看见乔吓得他往上退了一格23333基演里很多小动作都很有意思。

结尾处艾琳首次被提及,夏洛克受伤而吃惊地看着乔恩。这两个人的情绪波动我不得不吐槽,哪一方生气另一方都会像跟屁虫一样一刻不停,直到矛盾缓和,真是所谓的谁受伤谁有理...

 

S01E07

我们知道夏洛克对于艾琳的事总会做出过激反应,这一集的这对搭档的吵架斗嘴很有意思,我们可以看到乔恩在打嘴炮的功力上丝毫不逊色于夏洛克,她的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也非常丰富;

华生:让我猜猜,你还要再去买杯咖啡,让我在这等你。

福尔摩斯:或者你也可以直接离开。

华生:okay,我觉得避开我不是最有效的做法。

夏洛克:但的确解决了问题,不是吗?华生,其实很简单,不要再试着解读我的内心,这样一切就可以照旧了。

华生: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的。

夏洛克:那好,欢迎遵守我们的新秩序!和之前一样,但是没有从前的友好了。我会遵守协议上的条款,我会每隔两小时向你报到,你可以做任何药物检测,我的所有体液都供你处置——

华生:——不是这样的——

福尔摩斯:——我还没说完——

华生:——oh,你还没说完——

福尔摩斯:——唯一不在你权限范围内的就是我私人生活的细节,那是仅仅属于我自己的生活,我不会贱到用自己的生活去给你无聊的康复治疗提供素材。

华生:好吧。那就这样吧。两小时后我会再联系你。

这个镜头华生的各种小动作简直萌煞我...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回去温习温习23333

 

福尔摩斯:奇了怪了我今天居然没有见到你,华生。每隔两小时我都给你发一条我的方位。

华生:我在忙。

福尔摩斯:我把尿样放你房间了。

华生:别告诉我你没用杯子装。

 

华生:埃德森帮你留着这些。

福尔摩斯: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humm?你现在了解我了吗?

华生:我没有看这些信。我非常想看,是艾琳写给你的,我怎么会不想?但无论如何,我不希望用这种方式了解这事。

福尔摩斯:自控力的表现。

华生:等你...如果你准备好来谈这件事,我很愿意知道,但我不会再追问你了。我只是觉得你可能想要它们。

福尔摩斯:我的确想要。谢谢你,华生。

华生:......嘿,你干嘛呢!!

福尔摩斯:我把他们留在汉德尔是因为我不想要了。

华生:这我就不懂了,这些东西不重要吗?

福尔摩斯:记住你的承诺。在我主动提起之前,不要再追问了。

华生:好吧,好吧。你刚才说有个案子要破的。

 

除了互怼,这一集两人在办案过程中也没有过多的聊天,只有迫不得已的时候夏洛克才会主动来找乔恩,也表明艾琳之死对他的创伤之重。

 

福尔摩斯:她死了。我们当时很亲密。我不太能接受她的去世。晚安。

这是乔恩逐渐变成他感性驱动之一的征兆,在前几集就已经迹象表明,夏洛克在乔恩生气时很难静下心来继续工作,原因有二,第一是乔恩会给他帮倒忙...第二就是乔恩对他的感性驱动了,他不适应伤害一个值得被更好对待的人,我不知道用愧疚这个词来形容合不合适,总之,作为侦探的夏洛克总是把谋杀案放在第一位的,若有什么因素搅乱了他,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排除。在这个前提下,在矛盾产生时,他会愿意为逐渐变得重要的乔恩作出妥协。

乔恩对此的反应也值得推敲,在后续的剧情中我们会发现,她在很多时候的表现并不如我们所料,我以为她会出言安慰的时候,她往往只是注视着对方,一言不发。(夏洛克的安慰方式和她很类似,S01E09的时候再讲)因为她判断她的话语在那时并无必要,而她不会做出无意义的举动,这大概也是她作为医生的一个习惯吧。在这个时刻,她很清楚自己的语言无法给夏洛克带来任何慰藉,于是她无言地上楼。

S01E08

两人开始频繁提及陪护结束的时间,这提醒观众剧情正在发展,也可以说是这两个人在互相呛对方,毕竟他们的语气始终都是“反正我都要走了”“反正你要走了”...

乔恩在爆炸现场表示“我不会对这些有任何留念”,一可能是前面剧情的心理活动都是为了铺暗线,乔恩在做出最终选择前是要有些立场的细微变化的,在那之前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二可能是乔恩特有的同理心,在遭遇大型破坏性现场时她必然会感到不适;三可能是面对夏洛克这个傲娇,为守住自己的尊严只得跟着口嫌体正直起来,人家小屁孩总把前外科医生挂在嘴边嘲笑你呢...

随便选担保人这事不管和乔恩有没有关(虽然我个人觉得有关,鉴于夏洛克在结尾有一个凝视乔恩,再不自然地避开的表情,以及后续剧集的挽留),阿弗雷多不如夏洛克推测的那样不讨华生喜欢这个剧情很让我感触和折服,这关乎人性的复杂,在人性的推敲和预测上,夏洛克似乎还缺点火候;抑或是说,无论是谁站在观测者的位置,只要有人涉入其中,事情的走向就很难被预测。

华生:听着,我给阿弗雷多发了短信,我们约了明天九点在咖啡馆见。

福尔摩斯:关于阿弗雷多,我不认为会有进展,火花已熄灭,我认为我得去别的地方找担保人了。

华生:你在说什么呢,你亲自选的他。

福尔摩斯:hmm,我们能选个更好的。

华生:......这跟我们有关吗?

福尔摩斯:什么跟我们有关?

华生:你不愿意找担保人。我现在觉得你是在故意刁难,因为你不想让我离开。

福尔摩斯:你可从没说过你这么有趣。

华生:你选了阿弗雷德,因为你以为我不会喜欢他,但现在我喜欢他了,于是你又要拒绝他。

福尔摩斯:哈哈哈

华生:你现在这种情况我以前也遇到过,客户开始担心他们的伙伴离开后他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像是得了分离焦虑症。事实上这很普遍。可能是因为你当初那么反对我来这里,我还真没想到你也会有这种感觉。

福尔摩斯: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不过以前的我一定会想知道。

华生:听着,我...

福尔摩斯:你回来了,太好了。

我们可以联想前面夏洛克对乔恩的“真情告白”,简直是“我说我喜欢你,这可以;你说我喜欢你,不对,你这个自恋狂”...

夏洛克极不适应放下架子,让他承认自己在乎某个人或者需要某个人是要让他认输一样的困难:

华生:你知道你想试试的。

福尔摩斯:明显是你的主意。瞄准我们的共同点,好让我重新考虑他。没用的。

华生:去了解一下他有什么不好呢?不管怎样,几周后我就要离开你的生活了,也许你对那一天感到恐惧,或许你已经在心里倒计时了。不论如何,我会在那一刻到来之前确保你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保证。

福尔摩斯:即使我帮他完成任务,也并不代表我同意跟他合作。

华生:当然。(of course it doesn't)

福尔摩斯:我很独立的。(i am quite self-sufficient)

华生:当然。(of course you are)

最后夏洛克在打探信息无果时用了一句“我是能完全独立解决问题的”(i am entirely self-sufficient,you know)可以看作是对阿弗雷德说的,也可以当做是对站在门口的乔恩说的。他用柔和的语调重复了这一句话两次,注意,是柔和的语调,而非激烈的,这让他的个性温顺无害了百倍...简直像个撒娇的小男孩。(我很独立哦...别不相信,我真的很独立哦)

这大概是一个里程碑吧,夏洛克通过乔恩去结识新的朋友。

另外,最后月色下的这个镜头实在太美了。

 

---

TBC

心好痛,鸡血了快八千才整理完第八集...我要考虑一下少点废话了

评论 ( 11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