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whiskey and morphine

© ILLEGALARGUMENT
Powered by LOFTER

告别信

在最后一个能独立思考的片段,我感到痛苦又不甘。你是我的双胞胎,生于同根又死于同根,我却很难给你一些精神上的勉励。在这最后的时刻,即使无用又匮乏也好,我想和你说说话。你与我二心同体,但处在艰苦环境中的你能想起与我有关的回忆,也只是徒增混乱而已。至少,具现话的字体富有逻辑和实体,给你带来的启示或许能比困扰要更多吧。

我首先想让你铭记的是宽容。你千万不要忘记了尼尔,忘记了我们的情感与初衷。荒原狼的幽默也好,你怎样理解宽容都行。你可以评判他人,但一定要包容他们。如果你忘了,你可以想一想你的长辈,他是如何评判,如何包容,如何待我们的?“聪明人必须培养出一种镇定,在我看来即是宽容。但我能说什么呢,你聪明...

[神学校/尼麦尼]梦魇

“还是避开危险吧/特地做出能实现的预言”选择支分歧,be后if妄想

含有你一发我一发意味的互攻r

果然被屏了,走外链

-
http://m.weibo.cn/6478291695/4207418948898360?sourceType=sms&from=1068095014&wm=9021_90005

[名柯/降新]墨+晨曦

两个16年左右的片段,其实应该是很大的企划,但想来现在都18年了,有后续的可能性很小,就从子博里移出来

第一个片段是高中生降谷x初中生新一梗

第二个是原作背景

叙事失败的范例,各位...随便看看就好(笑

-

若不是那天在车上的奇遇,降谷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接触像工藤这样奇妙的人。正因为如此,降谷才认为那次危险的经历蕴含着幸运的成分,不仅是因为工藤救了他的命。

降谷这样的人很少有使用手机叫车的机会,自然也不会习惯司机自来熟的攀谈。司机的声音很年轻,甚至让人错觉是与降谷同样年纪的高中生,但当人仔细他的脸想要进一步了解对方的信息时,会发现司机头上的帽檐深深地压着眼睛,令人看不真切...

[神学校/尼麦]橘色背影

一个原作中未描写的尼尔线片段妄想

与其说是尼麦,不如说是对“坚强的温柔”的单方面狂吹,因为很短又没什么内容,如果可以,还请用放松的心情随意阅读。

-

“好了,你也差不多一点,送我到这就可以了。”

“啊?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在你这过夜,”他动作顿了顿,这么说着就要朝我家公寓大门迈步走去,我心里抱怨着这下麻烦了啊,边急忙阻拦他:“我是说你帮我把那个人赶走,我就和你约会,可谁也没说你能来我家过夜吧?”

“唔,原本说好的确实是这样,可傍晚时你也没反驳吧?男人啊就要说到做到,这可是尼威尔家的家训!”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苦涩,但仍然温柔地低头望着我。沿路上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轻柔地抚上我的头,在时不时有...

《撰写者为什么在这位伟人烧饭买菜,搓洗尿布的情节上重加笔墨?》

《撰写者为什么在这位伟人烧饭买菜,搓洗尿布的情节上重加笔墨?》

这是我在整理试卷时看到的一道人物传记原题,入眼的一瞬间,唯一的感想就是恐怖,好恐怖,毫不犹豫答出正确答案的自己好tm恐怖。

相类似的句式还有“今天我见到了xx老师真人!丢在人群里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叔罢了”“xx老师好温柔好和蔼啊,完全看不出来他写出过这样的作品呢”,看似毫无恶意,实则也毫无恶意,就和喝醉了的人跳到街头去掏出自己的宝贝高喊人类荣光一样毫无恶意,不知者无罪嘛。我们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对的?可想而知,我们在阅读我们的老师的作品时崇拜的当然也是我们想喜欢的东西,我喜欢这个背景!我喜欢这两个人在一起!我喜欢这酷...

[狛日/日向创生贺]群鸟与烧瓶

海水浸蓝的瓜瓤,太阳般七彩的双眸,桑葚色的皮肤,两双在沙煲内试探着触摸的手,南国小岛上一个平凡的盛夏。浪连带着沙煲冲垮了他们,他们就在盐和沙和涨潮里接吻。甜蜜又空虚的情感像灼烧眼球的太阳一样腐蚀着他,他却昏昏欲睡。当日光几乎把皮肤烤出盐晶时,日向问他:你听说过群鸟模型吗?


他简直以为自己听走了耳,直起身来问,什么?


“我头脑没你好,不能解释得很清楚。它在计算机模型里象征着成千个程序的叠加,就是说,把目光着眼于个体的设计,而不是总体最终的效果...”


“嗯,日向君确实脑子不太好呢。”他在日向愤怒的眼神中笑出了声,不由得又朝那边挪近了一些,“那个叫欧椋鸟群体行为。...

wowaka是天才

女友桑

我的女友是一个十足奇怪的人,但我发自内心地深深爱着她。我的世界因她而变,所以我想用更加美丽的色彩报答她。

虽然发出了这样雄心壮志的宣言,但让我非常羞愧的是,每当我精心策划的一份惊喜展露时,她都面不改色,几乎可以说是面若凝霜,简直死了全家一样,更别说绽放出幸福的笑容了。圣诞节那天,我为她买了一串珍珠项链。她人不白,但我一为她戴上,我就知道我选对了。那本该圆润的曲线被她骨感的两盈锁骨折得尖锐,就连珍珠本身柔和的光泽都被她的气质切割出棱角来。我调出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她却像是我给她戴了一条狗链一样一脸嫌恶地转头而去。这可不行,我!我可是一个男子汉,怎能在这点困难前折腰?于是我又带她去游乐园,第一个看...

番薯叶汤

十二月的一个清晨,我浑身沾着寒气地踏入家中。虽然是热带地区的冬天,还不至于会有雪落下,但也到了叫人不能像夏天那样发自内心地憧憬冬天的情况。我赶紧钻进餐厅,关上门,还没顾着向母亲问候一声,向美的眼睛便立即紧紧盯住了那瞬时浮现的蒸气。

“好可惜啊,听说现在北方也难得看到一次雪了,要是以后再也没有了怎么办?我还没像瞬子那样以把雪夜刻进眼球里的决心来观赏过那样的美景啊。”我轻轻地放缓了音调,藏在火簌簌响的声音后边,“虽然不是想要献给谁,让我死在荒原的雪夜里,那样肯定非常有趣。”

“番薯叶会想吃吗?”

“嗯?不要,最讨厌了。但排骨我是要吃的。”

我端详着母亲为工作与爱情上的小事烦恼的模样,平静地...

重温弹丸2感想

说是感想也实在是意料之外,不如说现在才有这样的感想反射弧实在长...

本来是抱着打发时间的态度想再重温一遍二代,还莫名抱有“知道剧情和人物尿性的我已经无敌了”的优越感,没想到惊奇屋搜查都还没突入就被突然打醒了。是这样的,众所周知,四章自由活动再不收集狛枝和田中的希望碎片就来不及了,于是我急忙抱着记忆笔记和核融炉屁颠屁颠跑去找他两。由于不知道自由活动的次数究竟多少次,我还dokidoki地紧张赶不赶得及,幸好最后赶上了,但来看看这两位说的话:


狛枝:“请不要忘记…我从心底爱着…你内心深处沉睡着的希望。”

田中:“这下,契约就完成了。没有本王的允许可不能死。”


也许你会说,“老哥,...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