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s to whiskey and morphine

© ILLEGALARGUMENT
Powered by LOFTER

[排球少年/影日]腔棘鱼与人类(2)

被天赋定义的青年在效率的国度中寻找自我与爱的故事

阅读注意与前文点我

---


影山自从废墟中逃走的第二天开始意识到,他发球与托球时的集中力已不复从前;而当他真正承认自己竟被日向与乌野的气氛影响到这种地步,是在一个月后的非公开赛。11号候补在他身后瑟瑟发抖,他手中攥着7号首发的领子,直面对方眼中的愤怒与嘲讽--正是在这一瞬间。明明是几秒内发生的事,影山心中却闪过无数个念头,好似他空白人生缺失的所有物件全要在这一瞬间铺天盖地地打过来。


乌野的黑和日向的橙在他乌青色的眼底下闪过,接着他还能衡量一番这暴力事件将让他停多久的赛,而他又是怎样义无反顾地把最爱的排球掷在一旁也要往这犯下欺...

论写作使人永葆青春

看看月底了,不想让这个月的影日这篇这么孤独,又正好诗兴大发(cnm),写个随笔给它做个伴。


掐指一算,弃戎(shi)从笔(xu),尔来已有三年矣。其实这已有应该替换成才有,无论是辈分还是功底我都差得极远。不过人生这么漫长,比起在光明中贪婪地吸收名为“活着的实感”的养分,还是在黑暗中冷汗浸背地惊醒,大睁着眼等待破晓的时日比较多。黑暗的日子这样漫长,也就代表浑浑噩噩地感知的时光还有许多;只要还能感知,还能思考,我就还能前进。


这已有的三年旅途中,从最开始“我要创造什么”的满腔热血,到“没有人在乎你怎么想”的忧愤颓然,再到如今“写作使人永葆青春”的感动激愤,与其说是我的文字创造了什么价值...

[排球少年/影日]腔棘鱼与人类(1)

阅读注意:

被天赋定义的青年在效率的国度中寻找自我与爱的故事


题材比较冗长和沉重,虽然大家都在打排球,但几乎算是架空。有tv中未出场的人物出现,但没有剧透

作者对排球的理解非常浅薄,如果有发现非常幼稚的错误,还请宽容地指出

是he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

当六月盛夏的职业评定为国青送来新一批为排球而生的十九岁青年时,与他们同岁的影山已经坐上了正选二传手的板凳了。他肩上天生就拢着黄金色与酒红色的披风,令人望而却步的颜色助力他脱颖而出,他在十八岁就接收到以职业排球为首位的先行评估表,随即而来的是来自国青的集训邀请。同样在十八岁就收到先行评估表、为人心而生的女孩在今年特例为他做了一...

告别信

在最后一个能独立思考的片段,我感到痛苦又不甘。你是我的双胞胎,生于同根又死于同根,我却很难给你一些精神上的勉励。在这最后的时刻,即使无用又匮乏也好,我想和你说说话。你与我二心同体,但处在艰苦环境中的你能想起与我有关的回忆,也只是徒增混乱而已。至少,具现话的字体富有逻辑和实体,给你带来的启示或许能比困扰要更多吧。

我首先想让你铭记的是宽容。你千万不要忘记了尼尔,忘记了我们的情感与初衷。荒原狼的幽默也好,你怎样理解宽容都行。你可以评判他人,但一定要包容他们。如果你忘了,你可以想一想你的长辈,他是如何评判,如何包容,如何待我们的?“聪明人必须培养出一种镇定,在我看来即是宽容。但我能说什么呢,你聪明...

[神学校/尼麦尼]梦魇

“还是避开危险吧/特地做出能实现的预言”选择支分歧,be后if妄想

含有你一发我一发意味的互攻r

果然被屏了,走外链

-
http://m.weibo.cn/6478291695/4207418948898360?sourceType=sms&from=1068095014&wm=9021_90005

[名柯/降新]墨+晨曦

两个16年左右的片段,其实应该是很大的企划,但想来现在都18年了,有后续的可能性很小,就从子博里移出来

第一个片段是高中生降谷x初中生新一梗

第二个是原作背景

叙事失败的范例,各位...随便看看就好(笑

-

若不是那天在车上的奇遇,降谷觉得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接触像工藤这样奇妙的人。正因为如此,降谷才认为那次危险的经历蕴含着幸运的成分,不仅是因为工藤救了他的命。

降谷这样的人很少有使用手机叫车的机会,自然也不会习惯司机自来熟的攀谈。司机的声音很年轻,甚至让人错觉是与降谷同样年纪的高中生,但当人仔细他的脸想要进一步了解对方的信息时,会发现司机头上的帽檐深深地压着眼睛,令人看不真切...

[神学校/尼麦]橘色背影

一个原作中未描写的尼尔线片段妄想

与其说是尼麦,不如说是对“坚强的温柔”的单方面狂吹,因为很短又没什么内容,如果可以,还请用放松的心情随意阅读。

-

“好了,你也差不多一点,送我到这就可以了。”

“啊?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在你这过夜,”他动作顿了顿,这么说着就要朝我家公寓大门迈步走去,我心里抱怨着这下麻烦了啊,边急忙阻拦他:“我是说你帮我把那个人赶走,我就和你约会,可谁也没说你能来我家过夜吧?”

“唔,原本说好的确实是这样,可傍晚时你也没反驳吧?男人啊就要说到做到,这可是尼威尔家的家训!”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苦涩,但仍然温柔地低头望着我。沿路上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轻柔地抚上我的头,在时不时有...

《撰写者为什么在这位伟人烧饭买菜,搓洗尿布的情节上重加笔墨?》

《撰写者为什么在这位伟人烧饭买菜,搓洗尿布的情节上重加笔墨?》

这是我在整理试卷时看到的一道人物传记原题,入眼的一瞬间,唯一的感想就是恐怖,好恐怖,毫不犹豫答出正确答案的自己好tm恐怖。

相类似的句式还有“今天我见到了xx老师真人!丢在人群里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叔罢了”“xx老师好温柔好和蔼啊,完全看不出来他写出过这样的作品呢”,看似毫无恶意,实则也毫无恶意,就和喝醉了的人跳到街头去掏出自己的宝贝高喊人类荣光一样毫无恶意,不知者无罪嘛。我们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对的?可想而知,我们在阅读我们的老师的作品时崇拜的当然也是我们想喜欢的东西,我喜欢这个背景!我喜欢这两个人在一起!我喜欢这酷...

[狛日/日向创生贺]群鸟与烧瓶

海水浸蓝的瓜瓤,太阳般七彩的双眸,桑葚色的皮肤,两双在沙煲内试探着触摸的手,南国小岛上一个平凡的盛夏。浪连带着沙煲冲垮了他们,他们就在盐和沙和涨潮里接吻。甜蜜又空虚的情感像灼烧眼球的太阳一样腐蚀着他,他却昏昏欲睡。当日光几乎把皮肤烤出盐晶时,日向问他:你听说过群鸟模型吗?


他简直以为自己听走了耳,直起身来问,什么?


“我头脑没你好,不能解释得很清楚。它在计算机模型里象征着成千个程序的叠加,就是说,把目光着眼于个体的设计,而不是总体最终的效果...”


“嗯,日向君确实脑子不太好呢。”他在日向愤怒的眼神中笑出了声,不由得又朝那边挪近了一些,“那个叫欧椋鸟群体行为。...

wowaka是天才

1/5